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德尔菲尼亚战记 第十三卷 斗神们的祝宴 第三章

    很有勇气打头阵的是伊文。

    “听说要召开国交恢复纪念典礼?”

    “嗯,还要一段时间。”

    “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但是下面已经是一边骚动了。那个笨蛋还说要让我出席呢。真是服了。听说是舞会呀。我要牵起妇人的手,跳来跳去的吗?真是太好笑了。”

    这是初夏的午后。西离宫的露台上有一片阴凉非常凉爽,侍女端来了精心制作的料理。

    “首先,要去哪里找对象?愿意跟山贼一起跳舞的贵妇人可不常?#23567;?#21487;是,他还说要是一首曲子也不跳的话,他会为?#36873;!?br />
    “不用担心,不是有夏米昂吗?”

    上钩了。

    伊文内心笑开了花,但是还是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挠了挠头。

    “这些我也想到了。如果是夏米昂的话,面对山贼应该也不会露出不愿意的样子吧……?#36824;?#25105;也想趁现在先跟她约好。”

    伊文轻轻瞟了王妃一眼叹了口气。

    “可是她说,她不出席那个典礼。所以我很为?#36873;!?br />
    “不出席,夏米昂吗?”

    王妃吃了一惊。德拉将军是所有人都承认的王国盾牌,夏米昂是他的女儿。当然有出席的资格,也应该有出席的义务。

    伊文自暴自弃的耸了耸肩。

    “我觉得她应该还是不想跟山贼跳舞,所以才露出那么抱歉的表情,跟我低头道歉了很多次,我也?#35805;?#27861;抱怨什么。”

    “那是当然的。夏米昂不可能不愿意跟你跳舞。?#36824;?#20026;什么会这样?”

    王妃认真的歪了歪头,这个时候第二阵容出现了。

    是纳西亚斯。

    他露出了非常奇怪,又有些为难的样子,郑重的同王妃说道。

    “关于预计在秋天举行的那个典礼,听说王妃殿下这次不会出席,这是真的吗?”

    “不是?#24674;?#37117;这样吗?我要是只有这次出席了,反而会奇怪吧?”

    “啊……”

    纳西亚斯?#29992;?#30340;说道,然后露出奇怪的表情继续追问道。

    “那么,那个,无论如何,都要缺席吗?”

    “不?#26032;穡俊?br />
    “并不是这样的……就是有点为?#36873;!?br />
    “有什么为难?”

    纳西亚斯低头望着坐在椅子上的伊文,伊文也抬头望着纳西亚斯叹了口气。

    “我猜,你也一样吧?”

    “果然,你也是?”

    “嗯,真是走投无路了。你还好吧。你毕竟是容貌人格都非常优秀的骑士团团长。应该不缺对象吧。可是,我的话……”

    “不。没有这回事啊。我也跟你一样为?#36873;?#25105;跟那个朋友不一样,在这种事情上非常生疏。”

    男人们互相看了一眼苦笑了起来。

    只有王妃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你们两个人,在说什么呢?”

    “不,所以说,我们在说舞会的舞伴该怎?#31383;臁?#25105;能指望的只有夏米昂了。然后,这边的骑士团长……”

    “我本来想要邀请平日里对我非常亲热的夫人……”

    看到纳西亚斯露出非常困惑的表情,王妃疑惑的问道。

    “难道说,拉蒂娜不会也说不出席典礼了吧?”

    “嗯,就是这个难道。”

    王妃再次震惊了。虽然现在她已经不是爱妾了,但她仍然拥有国王最为亲近的女性朋?#39068;?#20010;地位。

    当然,国王也会邀请她。而拒绝这种邀请,已经不是单纯的无礼,而是相当于不敬了。

    那个恩德华夫人不会毫无理由的让国王蒙羞。

    就在王妃脸色大变的想要质?#25910;?#20004;个人的时候,本队伴随着慌乱的脚步声到了。

    “王妃!听?#30340;?#35201;缺席典礼是真的吗!”

    是巴鲁。在旁人眼中也明?#38405;?#30475;出来,他非常愤怒和焦急,王妃也很有气势的吼道。

    “所以到底有什么?#20365;?#21527;!跟团长没有关?#34507;桑 ?br />
    “关系大了。罗莎曼德说她也要缺席。”

    王妃震惊了。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巴?#36225;?#26377;放过这个机会,继续说道。

    “这次典礼跟之前的活动规模不同。是为了庆祝和坦加-帕莱斯德两国恢复国交而举行的隆重典礼。你以为在国交恢复方面做出最大?#27605;?#30340;到底是谁。当然,也不能无视塔乌的活跃。我们骑士团也尽了?#32422;?#30340;努力。但是,要说最大的功臣那就是你。也就是?#30340;?#26159;这次典礼的主角。罗莎曼德说,虽然她也不想这样,但是这?#24674;?#35282;缺席的话,她这种人也没脸参加。”

    而在哑口无言的王妃旁边,纳西亚斯和伊文都尽量露出一副非常抱歉的神情。

    “就是这么回事。夏米昂也说,如果王妃殿下不出席的话,?#32422;?#20063;不能出席。”

    “恩德华夫人也是。要浪费殿下的一番好意让她觉得很心痛,很自责,但是她说,如果?#32422;?#20986;席了王妃殿下不出席的典礼的话,那更是罪孽深重。”

    “我的妻子也是这样。”

    ?#21834;?#24320;什么玩笑!!”

    王妃终于回过神来大叫了起来。

    “到?#36164;?#20040;回事!这是什么道理!到底是怎么发?#38057;?#36825;么愚蠢的事情的!?”

    巴鲁的表情非常苦涩。

    “你跟我说这些我也很为?#36873;?#20320;要是想抱怨的话就直接跟她本人说吧。总之,最难的是我。这明明是邀请了各国宾客的正?#20132;?#21160;,我明明才刚刚举行了结婚仪式,可是萨沃亚公爵却在没有萨沃亚公爵夫人陪伴的情况下独自出席?庆祝恢复国交的典礼?胡来也要有个限度!”

    “开什么玩笑!”

    王妃再次高声喊道,然后愤然的跳了起来。

    第一城郭内贝尔敏斯塔宅邸中,因为罗莎曼德经过很久才再次回到这里,所以正聚集了一群贵妇人正在召开茶会。一群人将罗莎曼德围在中间,喧闹谈笑着,就在这个时候,王妃脸色可怕的冲了进来。

    没见过这种粗野举动的贵夫人们顿时都脸色铁青,吓得缩成一团。

    “你想要怎样,为什么不出席典礼!”

    女性们被王妃的大喝声吓的愈发缩成一团,而与这些女人相反,罗莎曼德表情坚决斩钉截铁的反驳道。

    “不怎么样。正如你所知的。”

    “这可是为了庆祝团长和罗莎曼德的喜宴!”

    “不是的。这个仪式毕竟是王室主办的公开活动,跟我们的结婚没有直接的关系。?#36824;?br />
    这里才是关键时刻。罗莎曼德想起预先订下的台词,慎重的说道。

    “王妃殿下和国王宠爱的人都不出席的话,刚刚举行完结婚仪式的我们必然会受到大家的瞩目。可是,这样的话太过逾越了。将主角扔在一边,?#32422;?#21364;像主角一样行动,萨沃亚公一定不会高兴的。所以还是缺席比较好。”

    王妃原本通红的脸色越来越黑了。

    ?#21834;?#29632;拉说什么?”

    瑟缩在房间角落的贵妇人中,有人轻声发出了惨叫声,但是罗莎曼德却毫不胆怯。

    “刚刚,芙蓉宫的人亲自来了。送了我丰厚的生产贺礼,趁这个机会,我听?#30340;?#20010;人也不出席典礼了。这样的话,我实在是?#35805;?#27861;出席。”

    王妃并没有听完。她跟来的时候一样,像一阵风一样又冲了出去。

    等到王妃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剩下的贵妇人们才安心的叹了口气。

    ?#21834;?#37027;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毕竟是她本人说要缺席的。让她这样做不就好了吗?”

    大家都接连发出赞同的声音,但是女主人却只是沉稳的笑了笑。

    “因为你们不懂。”

    ?#32422;和?#25104;了?#32422;?#30340;任务。剩下的只能祈祷芙蓉宫的人全力?#24895;?#20102;。

    王妃并没有注意到?#32422;?#24050;经?#35805;?#22260;战的网围住了。她冲出贝尔敏斯塔宅邸后冲进了芙蓉宫。

    在这里,还有夏米昂和拉蒂娜?#32422;?#38634;拉,为了帮助珀拉等在这里,但是看到怒气冲冲的王妃,谁都?#35805;?#27861;说出任何劝说的话。大家都脸色大变,闭上了嘴,等在旁边。

    珀拉也脸色苍?#20303;?#24635;是非常温柔的王妃,现在露出从未见过的严峻表情瞪着?#32422;骸?#22905;差点就后悔了。

    王妃拼命压抑住激动的情绪,在珀拉面前坐了下来。

    “听?#30340;?#35201;缺席秋天的典礼?”

    “是的……”

    “为什么?”

    “我听说……王妃大人……也要缺席……所以觉?#31859;约?#19981;能出风头……”

    “出什么风头。珀拉是国王真正的妻子。堂堂正正的出现在大家面前就好了。”

    王妃有些不?#22836;?#30340;说道,但是珀拉却用力摇了摇头。

    “不,不行!这世间的人不会这么想的!我这种人怎么能将王妃大人扔在一边……”

    “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就去神殿。这次我一定要把那张纸撕碎。”

    “王妃大人!!”

    珀拉眼泪汪汪的大声叫了起来。看到她的认真的气势,王妃也瞪大了眼睛。

    “求你了。我没想要那种东西。被陛下爱着,有这一点就足够了。您为什么总是?#24515;?#20110;这种事情呢?”

    “是珀拉你?#24674;本心?#20110;这种事情。因为是爱妾所以不能陪在国王身边。会变成好出风头。你是这么说的吧?”

    珀拉拼命摇着头。虽然没错,但是她烦恼的并不是这种事。

    “不是的。那个,毕竟有体面这种东西……”

    “那是什么?”

    王妃的语气非常冷淡。这个王妃根本就不理解这种东西。

    “如果你想要王妃的头衔的话,我随时都可?#24895;?#20320;。可是,珀拉你却说不需要,现在这样就可以了。可是,你又说不愿意作为国王的妻子出现在人?#21834;?#20026;什么要说这么任性的话?你到底是有什么不满意的?”

    面对王妃极其不?#22836;?#30340;?#20365;猓?#29632;拉只是静静的低下了头什么都没说。

    呆在她身后的应援团不安的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样下去就不妙了。?#32422;?#24517;须要做些什么。但是,谁都发不出声音。

    就在她们互相用眼神询问该怎?#31383;?#30340;时候,王妃站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温柔了一些,再次说道。

    “这是重要的仪式。你可以挺起胸膛去。渥尔也希望你这么做。”

    珀拉用小狗一般的眼睛望着王妃。

    “王妃大人呢?”

    “为什么我必须要出席?”

    “那我也不出席。”

    “为什么!?”

    “我做不到……”

    剩下的话珀拉说不出来了。

    她愈发低下头,双手紧紧抓住膝?#27465;?#36817;的衣服。

    注意到对方的样子很奇怪,王妃低头去看珀拉的?#24120;?#21364;发现珀拉哭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流过脸颊,然后滴落到因为过于用力而失去血色的双手上。

    王妃吃了一惊,变得非常狼狈。

    “珀拉?”

    “做不到……”

    珀拉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完,低着?#33778;?#21629;摇头。

    不停不停的摇着头。

    而畏缩的应援团中第一个鼓起勇气站起来的是恩德华夫人。她战战兢兢的说道。

    “王妃殿下。那个……求您了,请不要这么欺负珀拉大人。”

    “欺负?我?”

    听到这出乎预料的话语,王妃瞪圆了眼睛,接着夏米昂说道。

    “是的。我没想到王妃殿下是这么坏心眼的人。太过分了。”

    夏米昂因为年轻所以很直接。虽然她的声音在颤抖,但是她的态?#35753;?#30830;的表达出了对王妃的责备。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呀。这种事情。王妃不出席的典礼爱妾居然出席……珀拉大人什么都没说错。任性的人——将这种难题硬推给珀拉的是王妃殿下。”

    “夏米昂大人。你说得有些太……”

    年长的恩德华夫人责备道。毕竟对方是王妃。

    “但是,珀拉太可怜了……”

    夏米昂说了一半声音也说不下去了。

    雪拉慎重的?#38057;?#36947;。

    “那个,王妃殿下,您觉得珀拉大人被别人辱骂为恶徒也?#36824;叵德穡俊?br />
    “恶徒?”

    “是的。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变成这样的。”

    国交恢复纪念典礼这种重大活动王妃不参加,取而代之的是让爱妾呆在国王身旁,这样的话珀拉会名声扫地。会被人认为是仗着国王的宠爱盲目自大?#26223;?#22916;为的女人。

    王妃并不理解这种事。她非常困惑的呆立在原地。

    应援团的三个人飞快的交换了眼神。这时便是决胜的关键点。

    ?#20365;?#26159;这决定性的一句话要由谁来说。

    大家还是有些害怕顾虑。就在三个人无声的互相推让的时候,珀拉哭着说道。

    “王妃大人如果出席的话,我、我也会出席的。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次……这个典礼,能不能请您出席呢?”

    珀拉用眼泪汪汪的眼睛望着王妃。

    能看出来虽然她面无血色,但还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

    “我讨厌那么拘谨的地方。”

    听到王妃冷淡的话语,珀拉立刻露出失落的样子。

    她?#36335;?#24050;经陷入了绝望,勉强说道。

    ?#21834;?#26080;论如何……都不?#26032;稹?br />
    王妃深深叹了口气。看了看应援团的三个人。三个人都向珀拉投去了同情的视线,接着用充满责备的眼神望向王妃。

    气氛变得沉重起来。王妃有些笨拙的低头望着珀拉。

    “我就算出席了也没什么意义吧?”

    珀拉没有回答。她?#35805;?#27861;回答。因为她在拼命压抑住?#32422;?#30340;呜咽声不让?#32422;?#21741;出声来。

    应援团的三个人都?#36127;?#24536;记了呼吸,他们深切的感受到?#32422;?#26159;多么的没用,满心不甘和懊恼。

    如果是在战斗中现在就是绝好的机会。如果放过这次机会,那就错过了进攻的可能性,但是他们却一筹莫展的呆立在?#32972;。?#23454;在是太没面子了。但是,女骑士夏米昂曾经数次和王妃一同站在战场上,非常清楚愤怒的王妃是什么样子,恩德华夫人在前几天,也是鼓起了一生一世的勇气牵制住了王妃。但是现在让她再鼓足这么大的勇气,再次跟王妃对决的话,也太勉强了。恩德华夫人还没强大到能做出这种事情。

    雪拉也更不用说。

    银色的脑袋中,熟知数十数百种战斗方法?#32422;吧?#20154;方法,但是要说服王妃的话,却一句都想不起来,此时他也不?#26174;?#22791;着?#32422;?#30340;无能。

    但是,每个人都着不同的能力。如果王妃是普通人无法对付的猛兽的话,那么也会有拥有能安抚猛兽的稀有才能的人。

    “这是出了什么事?”

    国王若无其事的出现,应援团的三个人都发?#38405;?#24515;的感到安心。这简直是让人想要哭出来的绝妙时机。

    雪拉上前一步说明了情况。虽然这个工作谁来做都可以,但是他的动作还是比女性们要快。接着,听了说明的国王也非常吃惊,冲着王妃露出了责备的神情。

    “太可怜了。我还以为在这个王宫中是绝对不会发生王妃欺负爱妾的事情呢,你居然会做这么过分的事情。”

    “渥尔!!”

    王妃像凶狠的猛兽一般吼叫了起来。

    面对王妃可怕的怒气,应援团自不必说,珀拉也缩成一团,只有国王依然是一脸平静。

    “别搞错了。因为你的任性而苦恼的不是我。是珀拉。”

    王妃的怒气褪去,她转头望向珀拉。

    珀拉脸色铁青的低着头,双手紧紧攥着,看起来非常可怜全身僵硬的坐在椅子上。简直是一副?#36824;?#34987;怎么虐待都会?#24616;?#24525;受的样子,不停哭泣着。

    王妃露出非常为难的表情。

    “你就这么不愿意,一个人出席吗?”

    珀拉没有回答。国王代替她说道。

    “你不明白呀。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20365;狻?#29632;拉的意思是说,这种事情是做不到的,是不会被世人原谅的。因为国王的爱妾原本就应该是王妃的?#24674;?#37096;下。在战斗中也是如此,如果一名武将无视了大将的指示单独行动会怎样。肯定会受到严厉的?#22836;!?#20320;应该也不会原谅这种部下吧。”

    王妃抱起胳膊,陷入?#20102;肌?#23545;于部下这种?#35270;?#22905;有抵抗感,她很想否定,但是这个?#25172;?#30456;对来说比?#20808;?#26131;理解。

    “我明白了。那,身为指挥官的我说一句话,说这是珀拉的战斗全部交给她,就可以了吗?”

    “是的。但是,要在典礼的现场说。不然的话没有效果。不可能跟来自整个大陆的客人们一个一个事?#24052;?#30693;。你身为王妃出席,然后在现场亲口宣?#32937;?#25289;的事情就可以了。恐怕这是最有效果,最不会引起风浪的方法。”

    事已至此,王妃终于理解了全部情况。

    她松开手臂,吃惊的望着国王。她的眼神中混杂着锐利的光芒。

    “也就是说,你们都是同谋?在上面跟我说话的那些?#19968;錚?#36824;?#26032;?#33678;曼德。还有在这里的应援团!?”

    应援团立?#21497;?#24471;无所适从,缩成一团。

    “然后你就是主谋!?”

    国王被利剑一般的眼神盯着也丝毫没有退缩。

    他瞪着眼睛?#36335;?#22312;诉说?#32422;?#26159;多么的意外。

    “你为什么要责备我?因为你的不讲理珀拉非常的痛苦,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才这么说的。倒是你怎么回事。在战场上被称为战斗女神妃将军,同伴都?#27425;?#20320;敌兵都害怕你,但是我本以为你绝对不会做出胡乱威逼弱者的举动,我本来以为这样应该是你的?#26223;粒?#32467;果你居然欺负女孩还惹哭了她。真是看错你了。”

    ?#21834;?#21738;里有欺负她了!”

    “不。是你把她弄哭了。不是我。?#36824;?#32422;定就是约定。我不想强迫你出席典礼。要做决定的是你。你是要让她成为不懂?#32422;?#30340;身份高傲自大的爱妾,还是要保护她免于受那些?#19981;?#20843;卦的人们的攻击,都要由你?#32422;?#26469;决定。”

    王妃狠狠的咂了一下舌头。?#36824;?#22905;现在是因为跟刚刚完全不同的困惑而?#21507;?#30528;。

    她再次回头望了望珀拉。珀拉低着头,眼泪依然不停的流下来。如果她是为了把?#32422;?#25512;出去而故意做出这种举动的话,王妃根本不想管。虽然想不闻不问,但是珀拉确实非常苦恼。王妃的责怪和社会的常识,?#32422;白约?#30340;良心,她被夹在这些东西之间不停哭泣。

    王妃有着这些男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的骑士道精神,她似乎?#29260;?#20102;一般叹了口气,在珀拉面前蹲了下来。

    ?#21834;?#35828;好只有这一次哦?”

    茶色的脑袋轻轻点?#35828;?#22836;。

    “你能跟我保证,只有这次典礼我会出席,以后都会一个人参加吗?”

    珀拉再次用力点?#35828;?#22836;。被满含着泪水的大眼睛有些胆怯的抬起望着王妃。

    被珀拉看着的王妃都想哭了。

    ?#22836;路?#26159;?#24674;?#20154;训斥非常沮丧的小狗,拼命缠着主人,拼命想表达?#32422;?#30340;爱意,希望能得到主人的原?#38534;?#36825;个样子实在是让人无法抵抗。

    只能举起双手投降。

    ?#21834;?#25105;明白了。那秋天的典礼我也会出席的。”

    ?#21834;?#30495;,真的吗?”

    “我不会骗人的。所以……不要哭了。求你了。”

    珀拉不仅?#24674;?#20303;哭泣,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因为紧张突然缓解了,她突然感到了放松和喜悦。在一旁屏住呼吸的应援团也放下心来,但是王妃?#31383;?#30528;一?#24085;常?#20914;着窗户说道。

    “那边的三个人,差不多可以出来了吧。”

    刚刚呆在西离宫的那群人是不可能放过这边的骚动的。他们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一个一个走进了离宫。

    “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坏。是陛下亲自?#31383;?#25176;我的。我也没法拒绝呀。”

    “而且,公开活动中如果王妃不出席的话,毕竟也关乎到国家的体面……”

    “是啊。不仅是关系到国家,也关系到萨沃亚家的面子,是个非常迫切的?#20365;狻!?br />
    他们拼命为?#32422;?#36777;解着,王妃则向他们投去了冷淡的视线。

    “团长就算了。原谅你了。才刚刚新婚就不能和新婚妻子一起参加典礼确实是个大?#20365;狻?#20320;会帮这个笨蛋确实也是无可奈何的。?#36824;?#21097;下的那两个人。”

    被王妃直直的盯着,拉蒙纳骑士团长?#25237;?#31435;骑兵队队长都一动也不敢动。

    面对这两个人,王妃露出了非常可怕的笑容,继续攻击道。

    “既然已经说了,就要负起责任。从今天开始就要进行严格的舞蹈特?#25285;?#22312;众人的注视下,展示一下你们轻快的舞步吧。”

    跟脸色铁青的两个人相反,巴鲁大声笑了起来。他开心的笑着拍起了手。

    王妃回头望着哑口无言的女性阵营,稍微有点温柔的——话虽如此,?#36824;?#20173;然很有压迫感,提醒道。

    “当然,这边的女士们也不会拒绝男士们的邀请了吧?”

    实战经验丰富的女骑士,曾经身为国王爱妾的聪明夫人,面对这个狰狞都笑容都感?#20132;?#36523;无力。

    让?#32422;?#34920;情平静的点头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德尔菲尼亚战记”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24120;?#26412;站永久域名http://www.ktmef.club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

 

城市猎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