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千之魔劍與盾之少女 第十二卷 第五章 關不住的黑暗

    第五章關不住的黑暗

    不知怎的,天空迅速昏暗了下來。

    ——是我,太累了么。

    克雷布抬頭仰望著這被暗灰色的云覆蓋的天空,無聲地嘆了口氣。

    云朵看起來并沒有變得更加濃厚,也沒有要下雨的樣子。太陽從早上便隱去了。天空怎么可能會不變暗。太陽落山得也太早了吧。

    在廢城與大河縮短的荒野中,看不到人類與魔物們的戰斗要結束的樣子。

    魔物們的攻勢在急速激增,萬幸的是看起來只是一時的沖擊,戰況一直持續著膠著狀態。

    人類們一邊貫徹著防御戰,一邊切切實實地在削弱魔物的軍勢,雖然有在減少它們的數量,但是荒野的大部分仍然擠滿了魔物。

    「你覺得離那些家伙突擊已經過了多長時間呢?」

    「讓我想想。應該過了半小時了吧。」

    回答徹底厭煩表情和聲音的克雷布的是煉成師巴提。他一邊回答,一邊命令地精將克雷布幾步前的地面變得泥濘。多虧了有這個男人的協助,在對年輕人交談程度上有了余裕。

    ——還是只有這種程度么?

    雖然克雷布想說這是謊話,但是因為對方比起自己年長了十余歲還是保持自重了。他再一次深深感到自己果然是太過疲憊了。

    跟兔子似的魔物,一踏上泥濘便變得無法動彈。雖然克雷布將魔劍阿拉德拜爾橫架在身前,但并沒有瞄準那個魔物。

    蹄聲響起,杜拉罕一邊踏碎兔型魔物,一邊猛地沖了過來。克雷布所等待的正是這只魔物。毫不留情的讓它沐浴魔劍之炎。

    無頭之馬膽怯的變成用后肢站立的狀態,巴提趁機將海水轉換成水塊向它砸了過去。因為海水的量不多,所以沒造成很大的傷害,但是趁著這個空隙克雷布接近了杜拉罕。伴隨著怒吼,魔劍向坐在馬上的無頭騎士刺了過去。

    無頭騎士和騎著的馬一起化成瘴氣消散了,克雷布被那個從頭淋到腳。克雷布厭惡地彈開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瘴氣,回到了之前站的地方。

    ——果然,像是要變黑了……?

    在此之前,雖然我認為已經有稍微看見過了,但是現在暗影變得相當濃未來還會加劇。

    「喂,快看。」

    巴提驚訝地喊了出來。克雷布封存了內心的疑問,朝他的視線所在的地方看去。聳立在那里的是,同伴們所突入的廢城。

    克雷布也倒抽了一口涼氣。雖然廢城在此之前就覆蓋了黑色的瘴氣,但那只是緩緩的薄霧罷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希望是好的變化。

    「再堅持一下不就好了」

    像是在激勵一般,懶得刮胡子的煉成師說道。克雷布點了點頭。

    如此囑咐自己。自己要做的事情,并不是進行偷襲消滅所有的魔物。而是在突擊者們回來之前,死守這里。

    ——守衛城市的戰斗也同樣如此。雖然已經忘記是誰說過的,但是確實有人這么說過。

    因為疲勞而忘記的事情,克雷布又記了起來。

    環繞大陸的周圍的都市,因為海流的問題有與大陸接觸的時間。知道這些的魔物們,瞄準那僅有的一點時間去襲擊都市。

    住在都市里的魔劍使和煉成師們,在那不到半小時的一點時間內如同字面意思與它們展開了死斗。克雷布也曾好幾次參加從魔物們手中保護養育他的普羅多米爾城的戰斗。

    當然,這個狀況和守衛都市的戰斗并非完全相同。沒有城墻、且同伴的數量也很少。準備也不夠充足。

    就算這樣,這么一想心里就放松一點。

    「克雷布。你有家人嗎?」

    突然間,巴提問了一個不合時宜的問題。克雷布一臉莫名其妙地看向那懶得刮胡子的煉成師,點了點頭。并沒有和家人住一起。在從屬魔劍使的公會『勇者繼承者』的時候,克雷布就開始一個人生活了。

    雖然克雷布不怎么會回去看父母,但是在參加這次遠征從普羅多米爾出發的時候,雙親有趕到港口為他送行。雖然有這么做的魔劍使和煉成師有很多,所以沒有感到尷尬,但是因為很害羞竭盡全力地去揮了手。

    連鎖的想起了一名少女的身姿。普羅多米爾的住處兼酒場『干杯』里做著看板娘工作的蘇。和克雷布的雙親一起來給自己送過行。

    「這樣啊。我也有妻子和孩子。」

    巴提笑著說道。

    「在想起家人的臉后,無論如何都想要活著回去你不覺得嗎?」

    克雷布只回答了我覺得也是。雖然蘇還不是家人,但是有著和家人完全一樣的感覺。

    吹過了一陣格外強的風。覆蓋在天空中好幾重重疊著的灰云開始流動。云和云散開,天空中產生了幾個間隙。

    天空的昏暗,增加了。

    不對,稍微從之前開始就慢慢地在增加昏暗。但是,很少有注意到變化的人,那些注意到的少數人也都認為是自己的錯覺吧這樣的。比如像克雷布那樣的。

    人類們的呻吟聲重合在一起響徹天空。他們現在,認識到自己的感覺才是正確的。

    抬頭看向太陽,欠缺了很多東西。本應是正圓的太陽被一個圓形的物體完美地挖掉大部分身體,看起來變成以比新月還要細的姿態浮在空中。

    「……日食么!」

    巴提用滿是緊張的喘氣聲說道。

    日——全食。是月亮與太陽重合導致的現象。到底是吉兆還是兇兆,歷代的神官與煉成師至今為止都沒有得出確切的結論。

    太陽的身影消失了,一時間與時刻無關天空猶如黑夜造訪一般。見者無不惶恐不安。

    另外,除了對日食本身的恐懼外,人類們抱有危機感。

    在月亮完全與太陽重合的瞬間,天空像黑夜一樣被覆上了黑暗。雖說那時間只有三百個數【五分鐘】左右,但是他們現在與魔物鏖戰正酣。

    對于主要依靠眼睛戰斗的人類來說,沒有比這更不利的了。

    「用光!趁現在快準備好光!」

    「離伽利亞近的家伙快去把火把拿來!」

    魔劍使們異口同聲地叫喊著,煉成師們也召喚出火精。但是,這完全不在預期中的事態,能夠冷靜應對的人并不多。

    豈止是日食就動搖的人,就連混亂的人也開始出現了。在魔物的爪牙交互下負傷的人也接連出現。

    連克雷布也成為那其中的一員。黃昏也一樣處在薄暗之中,不知不覺中一只海貍魔正在接近,也沒人察覺到。

    魔物的眼中放出不詳的光芒,克雷布才終于察覺到它的存在。海貍魔揮起它那尖銳的長爪撲了過來。年輕人急切地向后仰,企圖躲開魔物的利爪。發出了不快的聲音打中了白銀的胸甲留下了深深的爪痕。從臉到耳根都急得紅透了。

    克雷布被魔物像是捉弄一般,打倒在地。無需言語的大聲吶喊,克雷布使用魔劍向海貍魔砍去。魔物發出一聲短暫的哀鳴。太淺了。

    魔物爪子那邊比克雷布的第二擊還要更快。這一次從頭發和鬢角掠過,扎進了地面。不清楚有沒有噴出血。

    比起疼痛,興奮與恐懼更勝一籌。雖然克雷布反射性地用左手朝魔物打去,但是并沒有什么效果。若不是魔劍或煉成師的話是無法傷害到魔物的。

    雖然海貍魔將身體彎曲向克雷布露出獠牙,但是在那之前,繞到魔物的背后的巴提,用海水塊向它砸了過去。海貍魔的悲鳴便在魔物瘴氣塊爆散開的時候中斷了。

    「你沒事吧,克雷布。」

    克雷布抓住巴提伸出的手,才終于回過神站了起來。呼吸很急促。從胸部和臉頰,鬢角出感到了疼痛。巴提一邊將剛才的地面上完成的泥濘范圍擴大,一邊以冷靜的語氣對克雷布問道。

    「傷怎么樣了?處理了嗎?」

    「不……沒問題。謝謝。」

    臺詞的后半部分有些沙啞。克雷布重振精神,讓魔劍的刀身噴出火焰。但是,巴提冷靜地阻止了他。

    「雖然我也想要光,但你最好停下來。會被人盯上的。」

    克雷布聽完大吃一驚,連忙將火焰給消去。明明應該要懂的,沒想到要到說出來的地步。就像是沒有好好動過腦子一樣。

    但是,好像手慢了那么一點點。出現了三只半邊是臉另一半是裸露骷髏且纏繞了綠色繩索的老媼魔物,向這邊走了過來。它們是綠骸婆鬼。

    「援護就拜托你了。」

    巴提喊了出來,克雷布往前行進。他好幾次與這個魔物戰斗過了。

    ——好像是,對火焰具有耐性的魔物。正因如此,才會來襲擊我的吧。

    「奔騰吧,毒煙!」

    從刀身放出綠色的具有毒性的煙霧,像是要守護克雷布一般描繪出螺旋狀。看到魔物們驚訝的反應,以不會馬上撲過來的樣子觀察著。

    克雷布則相反,強有力地踏進魔物們之中。魔劍揮舞,一只綠骸婆鬼的頭被魔劍一刀兩斷。魔物變成瘴氣塊消散了。

    內心在嘟囔完好極了之后,克雷布身后迸發出白色的閃光。那光條呈直線狀從年輕人的腋下通過。將另兩只綠骸婆鬼貫穿了,使它們一起爆散開來。

    一臉懵逼的克雷布回過頭后,巴提小小地嘆了口氣。

    「你不是說光會被人盯上的嗎?」

    雖然氣憤不已地說了一句討人厭的話,但是巴提毫不怯場地聳了聳肩。

    「剛才說的絕對沒錯。在這狀況下,全員都應該拿著光啊。」

    克雷布他們處在只能在這哪也不能去的立場。那樣的話,應該要干脆地準備盛大的光芒。

    他們揮舞著魔劍,使用著煉成術,在交談間月亮把太陽侵蝕地更厲害了,不斷增加著天空的灰暗。

    不久,太陽終于完全被遮蓋了。

    月亮就好像是巨大的深淵,將太陽吞入其中一般。

    魔王一邊拖著沉重的身體一邊在走廊上行走。

    雖然身上所受到的傷已經開始在緩慢再生,但那速度大大地降低了。因為他的力量之源的單眼處有一道很深的傷口。

    ——眼睛。必須得先讓眼睛再生……。

    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實話說已經二十年沒有過了,在和勇者莎夏的戰斗中她手里有拿著光劍。

    這回不一樣。就算人類們把圣盾、魔石、光之槍和報復者以及眾神的武器收集起來,再加上借來的龍之力盡管這么說,也不認為能讓他受到這種程度的傷。

    本應吃進的古龍魂,沒想到會在體內抵抗。

    特別是在吃進古龍魂想馬上進行侵食,將它的存在抹消,但是這個狀態下連那也無法如愿。

    既難堪,又凄慘,還很屈辱。

    ——這么一來,連庫羅·庫爾瓦哈都得不到手了。

    過去自己的行動真的會化為泡影。本來,魔王的理性會得出異常的結論。這次放棄庫羅·庫爾瓦哈,人類們一個不留地宰殺,或者抓來吃掉。

    之后,光劍和其他的武器擱在手里長達數百年。在那期間組織新的軍隊也很好,想個渡海的方法也不錯。

    原來如此,人類們很強。有時會發揮出魔王預料之外的力量。但是,結果他們要不依賴眾神的武器和龍的力量的話,連讓自己負傷都做不到。因為有因德哈和布雷斯在所以放在魔界很危險,但是抱著自己的份兒應該沒問題的吧。

    低聲的淺笑。從還沒再生出牙齒的嘴縫間漏了出來。吧理性引導出來的結論從選擇項中除去。那是魔王的自尊所不允許的。等待了數百年的東西也忍耐不住了。

    突然,聽到了一陣像是低吼一般的聲音,魔王注意到后向前方的黑暗看去。

    ——打算醒過來嗎?不……是已經醒了在反抗封印么。

    魔王加緊步伐。在途中,雖然有注意到像是追趕自己的氣息存在,但放著不管了。時間很寶貴。

    沿著走廊越往前進吼聲就變得越大。不久就看見了庫羅·庫爾瓦哈。大得就連環繞大陸的都市,都能很容易踩碎。走進一點往上看的話,誰也不會覺得那是一條龍吧。

    但是,這才是吞噬星辰的蝕之龍——庫羅·庫爾瓦哈。

    站立在庫羅·庫爾瓦哈面前,魔王安心地長舒了一口氣。龍雖欲醒但還未醒。眾神所施下的封印果然很強力。

    ——路他們,為了不讓這個封印被破壞應該把秘術留在地上了但是……。

    以太陽神路為首的神明們也不認為自己所施下的封印是永恒的。無論是什么樣的封印,隨著時間的流逝封印的力量也會逐漸變弱。更何況是連神都能咬死的龍呢。

    是強化封印呢,抑或是再次施加封印呢。不管怎樣,都很難想象人類們沒有繼承過這同類型的東西。過去魔王把鑒可斯留在地上是有尋找那個的目的的,但是現在還沒有發現。

    一百五十年前。自己跟隨魔物們蹂躪地上的時候就失去了嗎?

    「算了也罷」

    魔王嘴里嘟噥著,搖了搖頭。回憶起眾神的時代,變得有些感傷了吧。還是說,感覺到眼前那龍的壓倒性的力量而抱有恐懼呢。總而言之,自己應該做的不是強化龍的封印,而是將它解放并支配它。

    ——但是,好像做了應該先做的事。

    魔王回過頭看著自己走過來的走廊。從黑暗的深處出現了一個人類的身影。是巴特達斯。糟亂的黑發,臉上還混雜著血和汗的痕跡。但是,自己身上沒有傷。

    魔王知道那是男人擁有的魔劍的力量。

    「我要將你這家伙在這里確實地殺死」

    「那好吧」

    魔王將左腕抬起。報復者和光槍擊碎的右腕,現在還沒有再生完成。但是,眼睛的傷已經完全愈合了,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一道傷痕留下。這樣的話就沒有問題了。

    要是說真心話,并不想在這個地方戰斗。因為如果對庫羅·庫爾瓦哈和封印有出現什么問題的話,就不是支配的時候了。正因如此,所以才在御座之間迎擊人類。

    但是,現在沒有選擇戰場的余裕。無論對于時間,還是肉體。再加上,面前的人類并不是很容易一蹴而就的主兒。

    事到如今就算舍棄這副肉身也要優先完成對庫羅·庫爾瓦哈的支配。對于魔王而言重要的并非是肉體,而是自身的靈魂。對于那個,雖然多少有些危險,但還是把這里當成戰場比較方便。

    太陽和銀月在空中出現。與此同時,巴特達斯猛踢地板。

    不滅閃電施放出黃金的光芒將太陽一分為二。沖擊與熱流向巴特達斯襲去。但是,黑發的戰士一邊抵抗著它一邊向前走去。銀月從空蕩蕩的空間飛過,炸裂了地板,化作光的粒子消散無蹤。

    不滅閃電與魔王的左腕激烈搏斗。

    「這不是變得很弱了么。」

    巴特達斯抬頭望向魔王,露出了無畏的笑容。魔王開始感到了焦躁。太陽與銀月所含的破壞力,不得不承認它們的威力都有顯著的下降。

    魔王用力將對方推開,用尾巴掃了過去。巴特達斯閃躲不及,摔到了地板上。魔王從口中漏出了一絲嗚咽。但這并不是痛苦,而是焦急。

    眼前的人類也被消耗得顯露疲態。雖然御座之間戰斗時也曾想過,但是就算傷治好了,好像也沒辦法連體力也一起回復。

    要是陷入長期戰的話,會毫無疑問地獲勝。魔王和巴特達斯的恢復力之差就算成敗的關鍵吧。單眼完全再生了。之后可以一邊抑制這個戰士的攻擊,一邊再生肉體就好。

    但是,在庫羅·庫爾瓦哈的封印馬上就要解封的狀態下,根本沒有這樣做的余裕。不如說巴洛爾,必須得盡快將巴特達斯宰殺不可。

    吐出火焰。爬起身的巴特達斯穿過火焰直逼魔王。揮動尾巴躲開了。從正上方毆打下去。

    沖擊將魔王的手臂向上彈飛且兩個指甲也被打碎了。

    魔王判斷自己必須得賭一把了。巴特達斯的目的已經明白了——他聽從那勇者的話,盯上了自己這紅色的單眼。

    ——在眼睛處張開了一層能夠承受一擊的防護膜。

    之后,用火焰將人類燒盡。要是失敗的話巴洛爾將會滅亡。

    魔王揮動著頭部,用角迎擊巴特達斯的魔劍。隨著硬物碰撞的聲音響起,魔王的角被砍飛了。不滅閃電將魔王的前額切開,向紅色單眼深入。

    從刀身上,發出一陣金屬的吱吱嘎嘎的奇妙響聲                  。

    一瞬間,便被尖銳的破碎音所取代。

    刃的尖端還陷在紅色單眼之中,是不滅閃電的刀身被折斷了。

    巴特達斯保持著手握魔劍的姿勢,筆直地揮動這最后一下。但是,那只是纏繞著細小的金屬碎片,空虛地劃過了空間。

    下一個瞬間,巴特達斯的全身襲來一陣猛烈的劇痛。不僅僅只是這樣,身體上還被刻上了傷痕,鮮血噴涌而出。話雖如此,不知其本人對那傷口有多大的知覺。因為只要是劇痛,常人便會直接失去理智,繼而就這樣上西天去了吧。

    血不僅僅是從口中涌出,鼻子和耳朵也有在滴落。瞳孔失去焦點,也失去了手腳的知覺,巴特達斯連站都站不穩,直接跌到在地。

    魔王一邊按著自己的眼睛,一邊俯視著倒在地板上痙攣著的巴特達斯。現在正要消滅自己的男人,在突然之間倒下了。

    「……詛咒。不,不太一樣。」

    將陷入單眼中的刀尖慎重地用手取下后,看了看巴洛爾便理解了。

    「是這把劍毀滅了你么。」

    ——要把他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么。

    這個念頭閃過腦子。并不是出自殘酷性。而是為了確實地將他葬送。

    雖然自己都覺得這很滑稽,但劍被折斷、身體上有激烈的傷痕,倒伏在自己制造出的血泊中,不久就會死去的人類,巴洛爾并沒有解除警戒。

    雖然作出了要吃的決斷,但是魔王并沒有付諸實行。因為感知到了復數的氣息。向這邊快跑而來。數量有三個。包含龍在內的話是四個。

    與死者相比,更應該與生者為對手。

    洛克他們終于追上的時候,巴特達斯已經倒在了魔王的腳邊。男人的臉上沾滿了鮮血,且在他周圍也形成了血泊。

    這光景,簡直無法相信,也不愿去相信。

    洛克和艾莉西亞都愕然地站在原地。巴特達斯在一陣抽搐后不動了,手中握著的不滅閃電也已然被折斷。

    「嗚噢噢噢噢!」

    三人中最先付諸行動的洛克。并非出自于冷靜的判斷。以憤怒為主的好幾種感情在胸中沸騰,狂暴地讓年輕人沖動起來。

    洛克的眼中已經只能看見眼前的魔王了。雖然賀布有在呼叫洛克,但是就算聲音傳到了耳朵意思也沒辦法傳達到。另一邊,魔王則是保持著沉著冷靜。

    「虛幻的銀月啊!」

    魔王的頭上生成出一個發著白色光輝的光球。洛克毫不畏懼,也不打算停下腳步。

    但是,正要施放的銀月,與魔王頭上的閃光一起飛了出去。法迪亞將報復者從鞘中拔出,用在空中揮舞出的斬擊把銀月給斬裂了。不僅如此,法迪亞同時還在空無一物的左手中描繪出了煉成陣。

    「無影無形,來去自如。問若何物,其名為風。聽我號令,隨我心意。化為鋒刃,殲滅吾敵。」

    從發出翠綠色光芒的煉成陣中施放出風之刃,分裂成五道與銀月在空間中釋放白光是同時的。

    飛散的光球有一個在洛克旁邊炸裂,年輕人連悲鳴都沒發出便被炸飛了。還剩下的四道雷擊有一道飛向了倒地不起的洛克,與風之刃發生了激烈沖突,直到最終被消滅,還有另外三道朝法迪亞和艾莉西亞他們飛了過去。

    艾莉西亞反射性的舉起圣盾走向前面。沖擊產生的音量震撼了大氣,滿是耀眼的白光,將整個走廊照亮的如同白晝。

    「洛克!」

    艾莉西亞悲痛地喊了洛克的名字。洛克倒在地板上,無法動彈。不僅沒纏上瘴氣,還以無防備的架勢遭到雷擊。

    身體上浮現出火傷一般的紅色腫塊,四肢也因麻痹而僵勁不能動。要是法迪亞沒用風精消滅光球的話,說不定就此殞命了。

    雖然艾莉西亞想要趕向洛克身邊,但是法迪亞卻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快放開!洛克她……!」

    法迪亞無視了她的抗議并揮動了魔劍。將魔王的肩頭給斬裂了,從傷口處不斷溢出瘴氣。但是,魔王并沒有因此露出退縮的樣子。

    「如果你想要救那家伙,救給我想辦法把魔王辦了。」

    盡管如此,艾莉西亞還是表現出了抵抗的神情,法迪亞焦急地補充道。

    「有光劍保護他。不會馬上就死的。」

    光劍,不知艾莉西亞是不是接受了這話終于停下了動作。話雖如此,雖然對法迪亞說的話半信半疑來著。雖說光劍確實保護過莎夏,但那難道不是因為她被劍承認為使用者么?

    但是,并沒有思考的余裕。

    「未熟的太陽啊!」

    魔王的頭上生成出一個遍體通紅的塊狀物體。兩個不能同時出現的時候,魔王也受到了傷害,肯定也被消耗了,但艾莉西亞和法迪亞的條件也是一樣的。雖然法迪亞瞄準魔王的單眼放出斬擊,但是手感很堅硬而且刀刃也被彈開了。

    火球在迫近。雖然艾莉西亞舉起圣盾擋下了它,但是火球在炸裂的同時分裂成兩個從左右兩邊襲擊過來。法迪亞一邊揮動報復者,一邊使用煉成術。

    兩道沖擊和熱浪席卷而來,雖然摔倒在地板上,但立刻站起身來注視著魔王。若是撤銷防御的話,并不是不可能忍受的住。就算要抓住魔王的破綻,也得先攻下魔王的攻勢。

    一邊,洛克盯著發暗的天花板發出憤怒與痛苦的呻吟。

    『能聽到嗎?洛克。』

    賀布低聲細語地呼喚著洛克。洛克答不上話來,握著魔劍的手也使不上勁。賀布繼續說道。

    『別動。給我閉上嘴聽著。聽好了。——讓巴特達斯復活』

    洛克瞪大了眼睛。雖然情不自禁地想出聲,但拼命地忍住了。喉嚨深處傳出的聲音,就好像喉嚨堵住了什么東西一樣,雖然魔王督了一眼洛克,但好像被他判斷為是因為忍耐不住傷痛而發出的聲音了。沒有表示出在這之上的關心,視線回到了艾莉西亞和法迪亞他們的身上。

    『忍耐得好』

    雖然魔劍簡短地表示了贊賞,但對洛克來說不是時候。假使身體恢復自由的話,會握住魔劍催促它吧。魔劍像是察覺到他內心所想似的繼續說道。

    『龍之魂要求我進行協助。要是順利的話,巴特達斯將會復活。你的身體不但治愈的很慢,而且在這期間,也會沒辦法保護住你。』

    總算能動動手指,所以洛克將意識集中在那里捅了一下魔劍的護手。

    ——別管我了,趕緊去干吧。

    好像是懷著這樣的意志,才傳達的。

    『那開始吧』

    魔劍簡短地回答后,裝飾在護手上的寶石的光芒消失了。

    激烈的痛楚基本只在一瞬間感覺到了。感覺本身,已經從身體中失去了。

    視線變得灰暗,也明白自己的意識在跌落黑暗。也不知道是不是站著,不過那種事已經無所謂了。只是呆呆地覺得自己好像要死了。

    無論在哪,無論何處,都在不斷下落的自己。再這樣繼續失去意識的自己,說不定就會這樣死去吧。還是說,撞上了堅硬的地板嗎?抑或是,沉入沼澤似的深淵了嗎?

    但也不是這其中的任何一個。那感覺像是在春天的草原里似的十分柔軟,巴特達斯就這么沉淪了。雖然自己還在不斷下落,但那速度開始變緩。要是打個比方的話,大概就像是潛入水底一般。

    「巴特……巴特達斯……」

    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自己。巴特達斯看向了那邊。正確的說是正要看。不知道身體是否按照想法移動了。總之,意識像那樣作出了反應。

    是誰,頭腦中浮現出這樣一個疑問。好像有在哪里聽過的聲音。但是,事出突然,有些難以判別。

    「是我。」

    巴特達斯驚訝的一時反應不過來。因為明白了,那聲音的主人是龍之女的維羅尼卡。維羅尼卡是明白了巴特達斯的反應了么,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但是,巴特達斯敏感的察覺到了她笑容中帶有那么一絲苦澀。

    「你是來帶我走的嗎?不是死者們的神?」

    著句話在腦海里組織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連接成了合適的話語。意識比什么都還朦朧。因為驚訝而意識清醒也不過只是一瞬。眼看就要像睡著一樣失去意識了。維羅尼卡看了有些慌張說道。

    「要是睡下去的話,就會真的死了。靈魂會從身體中離開,走向冥府喔。」

    「……我現在還活著么?」

    「要說是死了也無妨。因為肉體有著連怎樣的治療也沒有用的損傷。」

    巴特達斯他完全不明所以。在生前說過幾次話都會很難懂的女性,這似乎是不會改變的。

    「沒有說太多話的時間。只是,想聽聽你的愿望。」

    維羅尼卡拋來一個性急的質問。但是,這對巴特達斯來說更為容易。于是便即答了。

    「把那個家伙砍死。」

    那家伙不用說也知道是那魔王巴洛爾。率直,簡潔,明快地回答道。巴特達斯覺得維羅尼卡她好像嘆了口氣。

    「明明說不定還會死的。」

    巴特達斯沒有回話,因為他的愿望已經完全告訴了她。之后,因為她好像有什么自己應該做的事,所以努力的將意識維持在一絲不離的地步。

    過來一會,維羅尼卡說道。

    「要讓你活著回去。」

    「能辦到嗎?」

    「因為龍趕上了啊。」

    維羅尼卡所回答的意思,巴特達斯對此完全不明白。他只是坦率地認為能夠讓他復活是件好事。

    墜落的速度又變得更加緩慢。自己所碰觸的柔軟的觸感,像是漸漸進入到了身體里一樣,有著不可思議的奇妙感觸。

    「太好了。還好在被魔王吞噬之前。」

    維羅尼卡用很開心的語氣說道。

    「我把我的靈魂移送到你的身體里。」

    說罷有一股不明的熱流,流進了巴特達斯的體內。與此同時,關在黑暗中的視線也涌現出色彩。耳朵里也能聽到聲音。鼻子吸取空氣,舌頭也嘗到了恐怕是之前所留在口腔中的血味。

    然后,維羅尼卡的記憶也流入了巴特達斯的意識中。在讓男人的意識覺醒的同時,也使他感到無可奈何。

    「你……是故意被吃掉的吧。」

    巴特達斯以苦澀的聲音說道。救出莎夏失敗,在明白自己打不過魔王的時候,維羅尼卡是心甘情愿地被巴洛爾吞噬的。而且為了不被察覺到。

    就這樣,在魔王體內攻擊以此援護巴特達斯。

    這非常地危險,是很可怕的方法。既然被吞噬了,就只能勉勉強強留下意識。而且在有意識的情況下自己就會不斷暴露在自己被侵食的恐怖下。

    即便如此,她還是賭在了這一縷的希望上。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因為我想成為你的力量啊。」

    「在我到達魔王身邊時?」

    面對男人的疑問,維羅尼卡以微笑作答了。她一直相信。巴特達斯必定會來到魔王面前。

    賀布的存在,對她來說是幸運的。當巴特達斯到達時,她的靈魂幾乎快被魔王侵食完了。僅僅只靠她自己已經不能很好地抵抗了吧。

    巴特達斯的手,腳,指尖帶著像火焰的熱量。感覺回來了。昏暗的視野里透出微弱的光,混雜著瘴氣且不流通的空氣刺激著鼻腔,手掌傳來石質地板冰冷的觸感,聽到的風的呼嘯聲像是魔王的呼吸和爆發音。

    然后——魔王的視線扎入肌膚。

    巴特達斯用盡全力向魔王的腳踢去。利用其反沖力摔倒在地板上。緊接著,就在剛才巴特達斯倒下的地方,魔王用尾巴將地板砸地震顫。就只有毫厘之差,差點巴特達斯又要變回死人了。

    魔王的腹部突然帶上了一點微薄的光,朦朧的光球從內側擠出似的出現了。與壓縮雷擊的銀月相比光輝完全不同,充滿虛幻,就算那股讓人感到溫暖的光。

    正好是在魔王產生太陽向艾莉西亞他們投擲的時候。溫暖的光之塊輕飄飄地落在魔王腳邊倒下的巴特達斯背后。穿過鎧甲和衣服沉入男人的身體中去。

    奔騰的火焰和爆風遮住人一半的視野,艾莉西亞和法迪亞注視著這副光景。本應死亡的巴特達斯,動了一下。

    「巴特達斯先生!」

    艾莉西亞把眼中的淚水拭去,用歡喜的聲音喊道。在她旁邊站著的法迪亞在警戒魔王之余也沒藏住臉上的驚愕。

    雖然魔王繼續對巴特達斯進行了追擊,但是在那時走廊開始劇烈搖晃起來。艾莉西亞和法迪亞被腳下的晃動嚇了一跳,巴特達斯的架勢崩壞摔倒在了地上。

    魔王的攻擊停了下來,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瞪大眼睛仰望著天空。搖晃本身對魔王的行動沒有任何影響。要是沒停下攻擊的話確實能將巴特達斯葬送,進一步將艾莉西亞和法迪亞也繼續干掉的吧。

    但是,魔王無法無視這引發搖晃的的存在。

    庫羅-庫爾瓦哈要醒來了。

    先不管人類們,必須得干涉庫羅-庫爾瓦哈的精神和它的的靈魂。一定要將它納入支配下。是為了什么,才拖著一身傷痕來到這里呢。

    但是,人類們還在打算著繼續戰斗。

    巴特達斯好不容易從魔王的手和尾巴下千鈞一發間逃離出來,往弟子身邊趕去。

    洛克抱著兩把魔劍向后退去。艾莉西亞滿是淚水的笑臉迎接,而法迪亞則是跟見了鬼一樣的表情迎接師弟。

    「你還活著啊,巴特達斯先生!」

    「不,已經死過了。」

    巴特達斯像往常一樣冷淡地回應道,艾莉西亞露出可疑的神色。巴特達斯不想再繼續解釋,洛克把她給推開了。

    洛克一邊被艾莉西亞扶著,一邊向巴特達斯身后喊話道。巴特達斯一邊警戒著魔王,一邊回頭看向弟子。

    「……這個是」

    洛克使出身上留下的最后一丁點力氣,舉起了左臂。他的受力握著一把只有一半刀身的光劍。

    從莎夏那里。雖然洛克想要動嘴這么說出來,但是實際上并沒有化作言語。但是,巴特達斯從年輕人的表情中全部都察覺到并且接受了。

    「——你們」

    在這么說的時候,巴特達斯再一次將背朝向洛克他們。

    「那家伙就讓我來。」

    簡短的話語里包含著對壓倒聽到的人的激情,別說是話語了,甚至連反對的態度都不容許,充滿了可怕的氣魄。連和他同樣是來這里討伐魔王的法迪亞,除了倒吸涼氣外什么也做不到。

    以一把折斷的劍,該怎樣面對魔王呢?也沒問出像是這樣的問題。

    法迪亞將視線從巴特達斯身上錯開,艾莉西亞瞟了一眼被抱住勉強站著的洛克。

    「你這家伙,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就由我來回答,你們就幫忙治一下洛克的傷吧。』

    代替使用者,魔劍這樣回答道。

    『裝甲——〝水妖〞』

    洛克的身體被碧綠的光芒所包裹,接著水色的淡光開始治愈年輕人的傷痕。疼痛在微弱地緩和著,洛克輕輕地舒緩了一口氣。法迪亞也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描繪出煉成陣召喚出水精,為洛克進行療傷。

    『魔王為了更快的回復肉體以及強化自身,襲擊并吃掉了很多的龍。連同其靈魂也被吞噬。接著在被吞噬的靈魂當中,也有著故意被魔王吞噬轉而抵抗的人存在。將那個男人復活的就是那個靈魂。』

    對著這淡然的說明,法迪亞變得無言以對。雖然艾莉西亞一時無法理解有些茫然若失,但是稍稍遲了點才充分理解后還是令她目瞪口呆。

    「你是在說讓死人復活嗎?那樣的事情怎么……」

    『過去我也曾在你們的幫助下從死亡的深淵中復活過。』

    雖然賀布這么回答了,但是艾莉西亞卻是一副難以接受的表情。賀布是龍,能用魔劍將身體改變,也不是不可以。

    「那個……龍的靈魂,會怎么樣?」

    洛克用嘶啞的聲音詢問了賀布。魔劍護手的寶石發出激烈的光芒。平時這冷靜的魔劍,開始有些不淡定了。

    過了一會魔劍回答道。

    『消滅了』

    將從肉體上脫離的靈魂,再次附上肉體就需要強大的力量。龍的生命力遠遠超過人類,即便如此,要是想讓一個人復活就會劇烈地消耗。

    況且,維羅尼卡的靈魂還被魔王給侵食了。如果讓巴特達斯復活的話,事到如今確實連痕跡都沒有地消失了。這樣的話,無論用什么手段也沒辦法讓維羅尼卡復活了。

    ——她明知如此。

    她明明知道的,維羅尼卡仍然面帶笑容地使用了術式。

    ——連聞名的余裕也沒有。

    賀布它靜靜地哀悼著這已經消失的龍。

    巴特達斯手握光劍,與魔王對峙著。魔王發出的干笑,也可以理解為嘲笑,又或是自嘲。

    「被逼到走投無路了呢……」

    「這次就讓我來終結。」

    魔王并沒有回答,而是從口中吐出了火焰。巴特達斯朝旁邊跳躍,輕松躲開了。

    然后魔王用尾巴橫掃,太陽和銀月交叉生成,向巴特達斯砸了過來。

    雖然分裂、飛散的火焰和雷擊朝洛克他們飛了過去,但是艾莉西亞的圣盾阻止了這飛來的攻擊。對看著老師的戰斗姿態的洛克,法迪亞說道。

    「如果不能冷靜下來的話,那就去幫忙怎樣?」

    「比起魔王他會先把我給砍咯。」

    洛克看都沒看法迪亞就立刻回答道。這年輕人哪怕只是一瞬也不放過,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著。艾莉西亞向法迪亞問道。

    「話說,那么你呢?」

    「要是那家伙被干掉的話,就由我來打到魔王。」

    法迪亞高傲地回答道,艾莉西亞在聽后表情都愣住了。而洛克則是專心的看著師傅的戰斗。

    在年輕人的視線下,巴特達斯好像在慢慢地被逼入絕境。折斷的劍無論如何必須要刺進魔王的懷里,因為這種機會很難把握,所以沒辦法給魔王造成像樣的傷痕。

    另外,恐怕是剛剛復活的原因吧,巴特達斯的身體情況好像也有些難以啟齒。從弟子的眼中來看動作很明顯變得遲鈍了。即便如此,還是能夠抵擋地住魔王猛烈的攻擊,這應該說得上是值得稱道的。

    已經完全再生后的魔王的右腕,捉住了巴特達斯。把黑發的武士的后背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魔王朝那里吐出了火焰。巴特達斯一邊用光劍將火焰掃開,一邊在地板上翻身,迅速地爬起身來。

    「虧你能用這斷劍支撐到現在吶。」

    對著魔王那比起欽佩更像是吃驚的話語,巴特達斯的臉上浮現出笑容。

    「有著刀身呢」

    對這句臺詞,魔王出現了像是被攻擊一樣的反應。雖然本應該可以拒絕這種玩笑的話,要是萬一是事實的話,就不能置若罔聞了。

    「雖然這并不是我的知識,而是這把劍告訴我的吶。光劍,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是用〝光〞作出來的呢。」

    在巴特達斯腳邊放著的不滅閃電,其殘骸開始一塊一塊地帶上金色的光輝。在遠離戰場處,吞咽著唾沫注視其戰斗的洛克他們也屏住了呼吸。賀布像是理解了什么似的喃喃自語道。

    『鍛造太陽、集千光,經千錘百煉,終成一劍。』

    「也就是說,是太陽神路傳承中的一環?」

    對此有反應的是艾莉西亞。這是由她作為詩人的母親教給她的。

    成為眾神之王的努亞沙,和火與鍛造的女神布爾基特一起鍛造太陽的殘片,再加上收集天、地、海中所存在的一切的光來進行錘煉,所制成的一把劍。

    之后,努亞沙把光劍和王位一起禪讓給路了。在那之前被稱呼為光之神的路,從那時起就被叫成太陽神了。

    『那把劍也是用光鍛造的東西。』

    雖然賀布不知道不滅閃電這把魔劍的名字,但是正確地看穿了它的性質。是收集雷光鍛造的么,又或是舊時代中被稱作雷神的神制造的呢?

    ——應該在伽利亞奪還戰中,沒有人拿著才對。

    雖然也有被魔王吞噬的古龍之女,但洛克他們繼續旅行,多次激戰中,巴特達斯也有面對過嚴峻的戰斗吧。

    在洛克他們的視線前,不滅閃電的碎片所發出的光芒愈來愈強烈。一個個都放出垂直的光芒。像是對此進行呼應一般,巴特達斯手中光劍的刀身被金色的光芒所包裹。

    碎散在地板上的不滅閃電的碎片,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然后,光劍的刀身終于伸長了。不,不是伸長,而是將失去的刀刃修復了。從折斷且破碎的魔劍那吸收光。

    巴洛爾感覺到了戰栗。眾神的時代被他自己所打破,二十年前將自己的肉體破壞的光劍,它的刀刃和光輝已經被完全復活了。

    魔王咆哮著。利用恐怖和那嚇人的全涂滿黑暗的驚人的憎惡,是來自靈魂的咆哮。太陽和銀月也同時生成并釋放了出來。

    但是,巴特達斯卻接連不斷地將那迫近的火焰和雷擊給掃開。太陽和銀月沒有分裂,各自被無聲的粉碎了。巴特達斯的技術配合上光劍的力量,將魔王的魔力給打散了。

    ——這個人類是。

    魔王發不出聲音,只能呻吟著。這個黑發武士,把剛弄到手里的光劍的力量完全使出來了。

    或許,他已經超過那個藍頭發的小姑娘了。

    已經明白其中的原因。光劍的刀身是利用魔劍的殘骸回復的。像鍛造閃電的那把魔劍,也并非是劣于光劍的代替品。

    ——但,我也是魔王。

    我知道用太陽和銀月是不可能打倒光劍的使用者的。因為是佯攻,才硬要用這技能。

    魔王的單眼帶著極大的魔力目不轉睛地看著巴特達斯。巴特達斯在剎那間將光劍橫架在身前。就算差一點就沐浴在強力的魔力下還是用光劍將它排斥,并打碎了。就像剛才阻止太陽和銀月的分裂一樣。

    但是,從魔王眼中釋放出來的魔力非同尋常。巴特達斯的身體開始使不上勁。也感到了視野搖晃,呼吸困難。血、肉以及骨頭就像突然掉進冰窟一般凍住了,光劍也變得沉重,腳也抬不起來就像是靴底被地板吸住似的。

    魔王繼續看著巴特達斯視線沒有從他的身上挪開,再次讓太陽和銀月在頭上生成。

    太陽和銀月在空中劃過兩條銳利的弧線,左右開弓地襲向巴特達斯。然后,魔王又從嘴里吐出紅蓮的火焰。如同字面意思就是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巴特達斯,卻淡然一笑。嘲笑道。

    「——你做不到的」

    將光劍用兩只手握緊,水平放置在腰部后方作出類似拔刀斬的動作。低下頭,眼睛微閉,為了抵抗魔王的單眼咬緊了牙關。巴洛爾吐出的紅蓮火焰從頭澆了下來,面對熱流和痛楚感覺都麻痹了。

    燒灼著頭發,烤炙著肌膚,連同衣服和鎧甲也都被燃燒著然巴特達斯卻一動不動,就連呼吸也在一瞬間暫停了。并非使用眼睛或耳朵,而是運用直覺,抓住了它那到來的瞬間。

    巴特達斯從右往左,橫著揮出了劍。光劍把從右邊來到銀月纏在刀身上,連從左邊襲擊過來的太陽也一并擋住了。

    在這種狀態下巴特達斯像是畫出半圓一樣舉起劍,選定瞄準魔王后將劍揮了下去。纏繞在光劍上的太陽和銀月混雜在一起被施放了出去。

    很輕松地熄滅了火焰并向魔王的臉上砸去,閃光與業火交錯飛舞,卷起的爆風將巴特達斯身上的火焰吹散。一邊被紅蓮的火焰灼燒,一邊被雷擊打著的魔王發出了苦悶的呻吟。

    咆哮。魔王將襲向自己的太陽和銀月給吹飛了。但是,這個時候架著光劍的巴特達斯的身影出現在了魔王面前。

    放出金色光輝的刀刃的刀尖朝魔王的眼睛突刺過去。擁有能排斥一切刀刃硬度的紅色單眼,被從內側涌出的瘴氣改變了顏色。巴特達斯毫不留情的將魔劍刺了過去,單眼把黃金色的刀身深深的吞了進去。

    巴洛爾發出了短暫的呻吟。難以置信地說道。

    「著急了吶,在這最后關頭。」

    應該要在巴特達斯不能動彈之前,徹底的讓他變弱。或者,應該更加慎重地處理被光劍反彈的攻擊。這便是,那黑發戰士嘲笑的意思。

    魔王的單眼失去了紅色,能讓見者感到戰栗的妖艷光輝也消失了,開始染上了嚇人的黑色。巴特達斯重新握好光劍,轉換體勢一口氣劈到股間。

    化作漆黑的魔王的巨大身軀變成了灰色,被風一吹就像沙子做成的人偶一樣悄無聲息地開始崩塌了。從肘部開始先掉在了地板上,因為重力的沖擊摔得粉碎。覆蓋在身體的鱗片一片片的剝落化為了塵埃。

    在巨大身軀有一半左右的缺口后,魔王就像魔物們一樣,瘴氣彌漫粉身碎骨。巴特達斯一邊被曾是魔王的灰淋著,一邊沉默地站到了最后。

    ——結束了。

    自從目送比自己年長十歲的勇者的那天起,一直走到了現在。揮舞著劍,僅僅希望變強活下去。聽聞莎夏勝利的那天也是,聽到她把魔王封印的那天也一樣,繼續揮舞著劍鍛煉著自己。

    其中到底斬殺了多少的魔物呢?又折斷了多少把的魔劍呢?見過了許許多多的人。就連弟子也有了。即使不屬于公會,也能對各都市的有力者產生影響。

    屢次瀕臨死亡。不僅如此,就在剛才還一度死去又復活。

    但是,總而言之——全部都已經結束了。

    「師傅!」

    洛克他們往這邊趕了過來。雖然巴特達斯轉過了身來,但是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么,只是一聲不吭地看著他們。

    『洛克。對不起,請在多陪我一會兒。』

    土黃色頭發的年輕人馬上振作了起來。一臉緊張地仰望著庫羅-庫爾瓦哈。

    「想辦法搞定這家伙么……?」

    『沒錯。再過一會侵蝕就會來到這正上方。』

    洛克和艾莉西亞的喉嚨不約而同地響起了吞咽聲。

    ——比在龍的墓地見過的賀布的龍身還要大幾十倍……

    法迪亞回過頭來后,連巴特達斯都沒辦法冷靜。

    站在眼前,看不出這是不是龍。就覺得那只是個石頭。照亮整個走廊,要走開幾百步左右才能掌握住全貌么。

    『庫羅-庫爾瓦哈會在侵蝕到來之際蘇醒,并破壞封印。但是,一旦侵蝕過去,就會再次入眠。侵蝕期間,將封印強化,對那家伙做工作妨礙它的覺醒。』

    「有什么是我能幫的上忙的嗎?」

    『在它旁邊待著。』

    賀布平靜的回答道。

    『為了這個世界,必須得讓這只龍睡著不可。這是我的使命。但,雖然幾百年前也是這樣……』

    魔劍的話語突然中斷了。覺得不可思議的洛克詢問道。

    「怎么了嗎?」

    『沒,什么都沒有。』

    對于龍的使命。那個是知道的。但是,幾百年前的賀布出于使命與庫羅-庫爾瓦哈發生了激烈的沖突么。不僅如此。正因為有人愿意信任他而戰斗,所以將此身化作魔劍這只白銀之龍不再空中飛舞了。

    賀布一邊想起令人懷念的記憶,一邊說道。

    『要是到了那個時候,請和我一起戰斗。』

    「哦」

    洛克馬上回答道。即便是親眼目睹庫羅-庫爾瓦哈,也毫無躊躇之意。那便是,對龍來說的喜悅。

    這時候,艾莉西亞走進曾是魔王的灰燼之中。發現了一個埋在其中的魔鋼。大小大概有一位成年人的拳頭那么大吧。這絕對是巴洛爾的魔鋼沒錯了。

    「我幫你撿起來哦。」

    那并不是,特別要人苛責的舉動。如果打倒了魔物的話,就將魔鋼撿起來,對魔劍使他們來說是理所應當的行動。

    巴特達斯沒有去尋找,因為再怎么說對手也是魔王,所以也就這樣遺忘了。對艾莉西亞來說,也是為了不妨礙洛克和賀布他們,在離開一步的時候才發現的。

    在艾莉西亞彎下腰撿起那塊魔鋼的時候。

    從她的腳邊黑色的瘴氣像是煙霧一般搖曳著升了起來。因為洛克他們正在仰望著庫羅-庫爾瓦哈所以沒有馬上注意到,艾莉西亞是用著彎腰的姿勢,也沒能立刻做出反應。

    「誒!?」

    在她驚訝疑惑地叫出來的時候,瘴氣已經穿過鎧甲和衣服潛伏進了體內。以驚人的速度進行侵食。

    等到洛克他們聽到艾莉西亞簡短的喊叫后,回過頭來時已經太遲了。艾莉西亞的全身上下都被瘴氣給覆蓋了。

    雖然男人們馬上各自將魔劍架起,但是在那里停了下來。不論哪個都是可怕且強力的魔劍。再怎么手下留情也會弄傷艾莉西亞的。搞不好的話,有可能就失手殺掉了也說不定。

    法迪亞咂了咂嘴后畫起了煉成陣。洛克向賀布求助道。

    「賀布。有什么方法——」

    說到這洛克把話又吞了回去,用力的咬住了嘴唇。賀布現在開始必須要讓庫羅-庫爾瓦哈睡著。

    輕輕道了一句簡短的對不起后,洛克向庫羅-庫爾瓦哈一轉身,把魔劍插在了地板上。他當然沒有忘記伙伴的請求。但是,他也不會放艾莉西亞不管。

    「給我忍耐住多多少少的火傷!」

    法迪亞的煉成陣已經完成了。火精在這空間里出現了,從法迪亞的指尖放出了火焰。火焰瞬間就包住了艾莉西亞的身體,洛克臉都看青了。雖然瞪著法迪亞,但還是勉勉強強地克制了自己要揍他的沖動。

    但是,火勢在熊熊迸發后,被吹滅了。黑煙彌漫,在火星迸散中艾莉西亞靜靜地站著,洛克他們回頭看去。

    洛克失語了。

    原本頭發是金色的艾莉西亞,變成了讓人感覺冷冰冰的白銀發色。肌膚也似乎失去了生氣變得慘白,一雙碧眼也被染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紅色。就連身上穿著的真紅鎧甲,都變得漆黑。連同腳邊的紫色裙子也變成由瘴氣所織成的了。

    她將手中的圣盾隨意地丟在一邊,露出殘忍的笑容,讓見者皆脊背發涼。

    ——拉娜希……?

    看著艾莉西亞突然的變化,洛克想起了在自己的手腕之中睡覺的妖精。眼前的艾莉西亞身上所纏繞的氣氛,酷似曾是魔物時的她。

    「難道說,魔王在……?」

    「不是魔王大人。」

    對帶著絕望喃喃自語的洛克,艾莉西亞回答道。明明聲音是一樣的,但是語氣卻大不相同。她的手上握著魔王的魔鋼。

    「這副身體現在的支配者是我——鑒可斯。」

    「也即是說你是魔物么?」

    法迪亞并不知道鑒可斯。而洛克和巴特達斯卻馬上就想起了——那生著巨大眼睛和翅膀的可怖魔物的身姿。洛克低聲呻吟道。

    「你裝出被干掉的樣子,躲到了艾莉西亞的身體里么?」

    「正是如此。」

    艾莉西亞——不,鑒可斯的視線掃了一遍周圍。對于這個魔物而言,奪取人類的肉體并不困難。因為這是從幾百年前開始就做過的事。

    「直到剛才,你們的注意力都到魔王大人的身上,而且,這座城是用魔王大人的力量建造的,也掩蓋住了我的氣息。你們當然甚至連拉娜希都察覺不到啊。」

    「……艾莉西亞!」

    【插畫】

    洛克不能忍受地喊道。朝著肉體被魔物侵占的少女拼命的喊著。

    「艾莉西亞!快點醒來!你不是那種會被這樣的魔物干掉的家伙吧!」

    「退下,洛克。」

    巴特達斯走上前來,推開了正握緊拳頭仍在繼續嘴炮的洛克。他手上的光劍正熠熠生輝。

    「師傅……!」

    洛克用自責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師傅。巴特達斯接下來要做些什么,他心知肚明。師傅沒有去看弟子的臉就回答道。

    「莎夏沒有死。」

    二十年前,被莎夏毀滅了肉體的魔王,奪取了她的肉體。但是,莎夏用光劍將自己貫穿,把魔王封印在自己的體內。

    「當然,無法斷言她沒有死。萬一出現這種情況,你就盡管恨我吧。」

    「等等,等一下,師傅……!」

    叫住巴特達斯后,洛克向他的背后伸出了手。視野的一端在這個時候亮起了光。

    「——太陽」

    這聲低語是發自艾莉西亞的聲音。少女的頭上生成了一個鮮紅且燃燒著的火球。在反射性地擺出架勢的三人的前方,但是火球并沒有施放出來而是在原地彈飛了。

    爆炸聲和閃光,火焰和爆風將周圍所包裹,注意到鑒可斯意圖的洛克他們臉上現出緊張的神色。但是,已經遲了。

    在洛克他們的周圍,突然出現了無數金色的羽毛。它們隨著沖擊而破裂,毫不留情地朝著人們打了過來。剛才鑒可斯生成的火球,把視野給遮住了。

    洛克的意識在一瞬間中斷了,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倒在了地板上。

    ——剛才是,怎么回事。

    洛克一邊忍耐著來自全身的疼痛,一邊爬起身來。金色的羽毛,是知道的。那是鑒可斯手中的武器。但是,遮住自己這邊視線的火球,難道不是魔王的攻擊嗎?

    「真是奇跡。」

    這個聲音是從上面傳來的。與其說要對洛克他們說話,倒不如說這聲音像是在說給自己聽的似的。

    「若是說連續的偶然是奇跡的話,那這無疑就是奇跡。」

    「你在說什么……?」

    洛克一邊聽著,一邊左右觀察著周圍。終于在火星和黑煙散去的視野中看到的是,躺在地板上倒地不起的巴特達斯和法迪亞他們的樣子。

    ——師傅剛才剛剛與魔王戰斗過,法迪亞也舟車勞頓變得相當的疲勞。

    艾莉西亞浮在空中。有著相當的高度。從她的背上長出一雙,讓人聯系到鑒可斯的金色翅膀,根據那翅膀好像能夠讓人浮起來。

    「雖然之前也說過了,在你們敗北之后,我會接著黏著這個姑娘。」

    一邊抬頭看著庫羅-庫爾瓦哈,艾莉西亞繼續說道。

    「這魔石的確是很強大。我的肉體幾乎都被消去,僅僅只剩下一點瘴氣殘留。要是沒有找到它的話,我將什么也做不到,這次我就會真的消失了吧。」

    但是,只剩那種程度的樣子卻奏效了。到現在為止沒被任何人發現過。

    「在魔王大人與你們戰斗期間,我除了沉默以對外什么也做不到。就連想妨礙也妨礙不了,僅僅只是躲在這姑娘的影子里默默看著罷了。就算魔王大人被在那里的男人打倒,我也仍舊無能為力。」

    鑒可斯用左手緊緊握住的魔王的魔鋼,高高地舉了起來。

    「若不是這個姑娘,而是你們隨便哪個去把魔王大人的靈魂撿起的話,我還是會什么也做不到的吧。再生肉體需要花費相當多的時間。恐怕可能會被發現,而被消滅的吧。」

    洛克聽完一臉愕然。腳上沒有力氣,幾乎快要跪在地上。

    僅僅只是誰把魔王的魔鋼撿起這種小事,都會讓事態急轉直下么。

    「給我……把艾莉西亞還來!」

    洛克瞪著鑒可斯,像是喘著氣般說道。

    「如果身體是必要的話,那就把我的身體給你吧。你給我把艾莉西亞放了。」

    對洛克的叫喊,鑒可斯并沒有進行應答。并且將視線從洛克身上移開了,張開了她那黃金色的翅膀,向上方飛去。之后,在庫羅-庫爾瓦哈的鼻尖上降落下來。

    「我還不能大意。」

    她皺起眉頭打算自食其力。雖然剛才打了一個冷不防,但是光劍依舊還是具有威脅性。看著魔王的敗北就現在眼前上映的鑒可斯,是明白這一點的。特別是,那個光劍的使用者,沒有任何猶豫就打算砍了這個姑娘。土黃色頭發的年輕人卻不一樣。

    「但是,要是能連庫羅-庫爾瓦哈都支配的話……」

    通過利用魔王的魔鋼,鑒可斯把那力量據為己用。該如何喚醒和支配,這只侵蝕之龍。那個辦法現在已經掌握得爐火純青。

    鑒可斯筆直地走向龍的鼻梁,用手觸摸了那龍的眉間。在遙遠下方的走廊處,好像有一個干涉庫羅-庫爾瓦哈封印的人在。必須得抓緊時間了。

    從她的手心開始,開始向庫羅-庫爾瓦哈傳輸自己的意志。在弱化封印的同時,也將龍的意識活性化。

    從地底傳來像是打鼓一般低沉的響聲,腳下開始搖晃。

    ——要蘇醒了,弒神之龍啊。

    鑒可斯把訴之于心的強度加強了。聲音和搖晃愈演愈烈。天花板和墻壁也開始崩塌,破破爛爛的細碎土塊掉到了鑒可斯身上。鑒可斯便用翅膀將那些拂去。要是魔物的身體的話并不會去太在意,但是使用人類的身體,果然還會有些不安。

    另一邊,走廊上的賀布在拼命地強化著封印。護手上的寶石有四個放出強烈的光芒流入了庫羅-庫爾瓦哈的身體中。但是,聲音和搖晃不但沒有減弱,反而越來越強。

    「……賀布。」

    洛克搖搖晃晃地,走到魔劍身邊。像是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似的跪了下來。好幾種后悔的浪潮綿綿不絕地擊打著年輕人的內心。

    沒有救到對自己最重要的女人,也沒辦法成為伙伴的助力。

    自己現在,到底為了什么才在這里的呢?

    年輕人的眼睛中淚水滴落了下來。與多數的魔物戰斗,用此身承受魔王的猛攻的時候,明明沒有這樣的事。

    但是,即使這樣洛克仍然沒有纏住賀布。也沒有吐露出自己的心情。只是沉默著,一邊吸著鼻子,一邊注視著魔劍的戰斗。因為沒有除此之外的事情可做了,只是愚直地待在它旁邊。

    但是,賀布的戰斗迎來了非常困難的狀況。

    突然,伴隨著巨大的聲響,一塊巨大的土塊從洛克他們的頭上掉了下來。那是三個人也抱不住的巨大的土塊。洛克抓住法迪亞和巴特達斯的手腕后,猛踩了一下地板。

    巨響。周圍被沙塵所包覆,變得什么也看不見了。

    「——賀布!」

    最后洛克喊道。就在這時吸進了一些塵煙,被嗆得劇烈咳嗽著。

    剛才的沖擊讓法迪亞和巴特達斯取回了意識。兩人爬了起來環顧起周圍。這期間也從天花板上掉下了一些細碎的沙礫。并且,墻壁和地板也都布滿了龜裂。

    「這是,怎么回事。」

    「是那家伙。」

    洛克看向那遙遠且昏暗的天花板。太過詳細的說明會讓大家著急,于是簡短的回答了。

    「那家伙正在讓庫羅-庫爾瓦哈蘇醒。」

    雖然此言一出讓兩人都不寒而栗,但是回復的快了。法迪亞在嘖了一下嘴后對巴特達斯說道。

    「我讓風精送你上去。」

    雖然沒有再說些什么,但是巴特達斯卻默默地點了點頭。也就是說,要將鑒可斯連同艾莉西亞一起給砍了。他們兩人硬是無視了洛克。

    然后,洛克也什么都沒說。雖然可以的話是想自己飛上去的,但是以這個狀態就算到了鑒可斯面前,深切的明白自己什么也都做不到。現在的洛克手里既沒有魔劍,連瘴氣的力量也沒有。

    法迪亞描繪出煉成陣。風精將巴特達斯的身體包裹,黑發的戰士吹開塵煙向上飛去。

    之后,可怕的咆哮讓走廊發生了劇烈的搖晃。大氣發生扭曲,視野開始歪斜。掉落的土塊變成應該要被稱作瓦礫水平的規模,墻壁和地板崩塌了。

    巴特達斯被沒看見的什么東西給砸了下來。洛克轉瞬之間接住了跌落的師傅。同時兩人跟著也跌到了。法迪亞,也在劇烈的搖晃之中跪了下來。金發的青年愕然地喃喃自語道。

    「風精消失了……?」

    他給巴特達斯施加的,為了在天上飛行的風精被消滅了。

    明明這里是地下的走廊,卻突然刮起了足以把三個人刮跑的暴風。

    又一次,響起了咆哮。這次洛克他們摔倒了。在地板上滾來滾去。

    視野被幾層的沙塵所遮蓋什么都看不清,耳朵被第二次的咆哮震到半麻痹。一張嘴的話就會吃一嘴的灰,嗅覺也麻痹了什么也不知道。就連自己是否站著都沒辦法掌握。

    經過了十數秒的時間。慢慢的沙塵變薄了,聽覺也開始恢復。洛克首先雙手按住地板讓自己站起來,踉蹌地站起來后。有些神志不清。手扶著的墻壁發生崩塌,慌慌張張地將身子拉了回來。

    ——發生了,什么……?

    思緒發生了混亂。賀布、艾莉西亞、巴特達斯、法迪亞他們。

    在意識清醒之前,洛克呆呆地站在原地。像是被土塊弄傷一樣,身體上受到了一些細微的傷,額頭上也流出了血。

    『——洛克。』

    聽到熟悉的聲音呼喊自己,洛克終于回過了神。

    隱隱約約看見魔劍護手上的寶石發出的光亮穿過了煙塵。像是邀請洛克一般雖然他慢吞吞的邁著步伐,但是走了三步就摔了一大跤。在一剎那斷絕了聯系。

    煙塵消散,地板能夠看清了。洛克看見這種慘狀眼睛都瞪大了。就算慎重的行進,這樣一來,歪曲得簡直讓人以為會在哪里摔倒。龜裂遍地,地板隆起,又或是哪里凹陷進去。

    洛克不管手上的傷痕站了起來,走到了魔劍的旁邊。

    「怎么樣了……?」

    雖然是去詢問了,但是實際對結果的關心并不大。洛克的心靈已經累了。

    『成功了。但是,情況不允許預先判斷。』

    「……這是什么意思?」

    『是鑒可斯。那個魔物,認識到失敗后消失了身影。她為了讓庫羅-庫爾瓦哈蘇醒會采取多種必要的措施的吧。』

    這個時候,有人從后面抓住了洛克的肩膀。洛克想甩開,但是對方的力量強的讓他不能動彈。年輕人毫不掩飾焦躁地轉過身來。

    面前站著的是巴特達斯。師傅也和弟子一樣遍體鱗傷。巴特達斯看著洛克什么也沒說,向魔劍發出了疑問。

    「這兒還有什么事么?」

    『現在的話沒有。至少還有半年。』

    聽完它的回答他點點頭后,巴特達斯總算把手從洛克肩上收了回去。

    「趕快回去吧。這里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塌掉吶。」

    「但是,師傅。艾莉西亞她……」

    洛克試圖反駁,話說一半半卻中斷了。要接下去的話,從自己身上找不出來。但是,使年輕人振作的話語從魔劍那傳來。

    『洛克。她暫時是沒有危險的。』

    年輕人驚訝地盯著魔劍。想問是否是真的,話語在說出之際又吞回肚中。作為依靠的伙伴,這把魔劍是不會說出那樣的謊言的。

    『詳細的部分等會兒再談。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離開這里。這也是為了幫助她。』

    洛克點點頭后,把魔劍從地板中拔了出來。黑色的眼眸中也恢復了生氣。

    沙塵散去,看見了法迪亞的身影。三人在相互確認后,急忙地在走廊上跑了起來。

    ——我會救你的……!絕對會!

    洛克在心中一遍一遍地吶喊著。

    回到御座之間后,菲爾他們正在那里等待著。魔王的城堡,不論是天花板還是墻壁都快要崩塌了。若是抬頭向上看去的話,可以從變形的天花板處的空洞中看到天空。

    雖然月亮將大部分的太陽遮蔽了,但開始一點點偏離開了。

    侵蝕,結束了。

    『本來,真正的侵蝕是不到二百數的短暫的時間的。但是在那短暫的時間里庫羅-庫爾瓦哈發狂了。要是將它解放的話,地上的一切都會被它吞噬的吧。』

    「……洛克」

    菲爾提心吊膽地走進詢問道。不管怎么說,在歸來的人們當中沒有艾莉西亞的身影,洛克他們每個人都是遍體鱗傷面帶愁容。地下走廊被破壞搖晃的影響也波及到了御座之間,想要詢問的事情堆得如同大山一般。

    「艾莉西亞呢?」

    聽到自己以外的人口中說出的名字,洛克的雙眼緩緩流出了淚水。

    ※

    「魔王被打倒啦!」

    從廢城出來的魔劍使和煉成師之中,一些還有力氣的人異口同聲地喊道。

    「救出勇者莎夏了!這是我們的勝利。」

    在荒野中繼續戰斗的人們,雖然數量已經減到半數一下了,但是他們也取回了生氣。一片歡聲笑語。

    日食結束的天空慢慢地照亮了大地,他們認為那就像是他們的勝利之神在祝福著一般。

    另一邊,魔物們明顯失去了戰意。它們本能地察覺到了,巴洛爾被打倒這事。人類們的數量有著遠超他們的數量,魔物們驚恐,膽怯的四處逃竄。人們沒有再去追它們。

    之后人們進入伽利亞的時候,半壞的魔王城,像是撐不住似的倒塌了。

    伽利亞被快哉所包圍了。

    『魔物們遲早會消失的對吧。』

    一邊看著對岸殘留的魔物群,魔劍一邊對伙伴說道。

    『魔王的瘴氣作為在大陸上的土壤孕育出魔物。通往魔界的大門也已經消滅。如今魔王已不在,事到如今魔物也不會再增加。只會逐漸減少。』

    洛克聽罷后沒有回答。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菲爾把臉湊到魔劍近旁問道。

    「比起那些,艾莉西亞她怎么樣了?」

    『她的肉體被魔物奪取了。』

    在場的人,除了已經知道的洛克、巴特達斯和法迪亞外,誰都一副僵直且愕然的臉。魔劍淡漠地繼續說道。

    『你們也知道的那個名叫鑒可斯的魔物,它現在還活著。那個魔物將艾莉西亞的肉體奪舍,而且得到了魔王魔鋼的力量。』

    菲爾和妮舞一致暈倒了。菲爾把娜奇、妮舞和莎夏她們分別抱住。娜奇用一副可怕的臉和洛克與魔劍大眼瞪小眼。

    「救人的方法,你們是有的吧?」

    『要是沒有的話,洛克就已經死了。』

    洛克對那也依然沒有回答。和魔劍說的一樣,那個時候要是說沒有救出艾莉西亞的方法的話,洛克就會在那里一步也不肯走的,然后被崩塌的魔王城卷入,把命給丟在那里的吧。

    『我會按順序進行說明。希望能有點耐心聽我說完。』

    『鑒可斯它想讓庫羅-庫爾瓦哈蘇醒。恐怕魔王的魔鋼……魔王的靈魂還殘留在里面它遵從其意志了吧。但是卻失敗了。那是因為我強化了庫羅-庫爾瓦哈的封印,不讓那家伙覺醒了進行了行動。』

    「那個劇烈的搖晃是,你們和那個鑒可斯的爭執所造成的吧。」

    像是尋求確認一般娜奇詢問道。魔劍像是作出肯定一般閃了閃護手上的寶石。

    『就是那樣。那個時候,天空不是有發光的嗎?』

    「確實有過光。好像還有幾十道雷集中落下了。」

    這里回答的是奈杰爾。他也是一副憔悴的模樣。不僅僅是戰斗所帶來的疲勞,師兄多卡德的死對他的打擊更大。

    『我想是在大陸的某處被吹飛得無影無蹤了。知道方位么。』

    「我覺得是從這往西北方向吧。」

    奈杰爾如此回答后,沒過多少時間放在那的魔劍護手上的寶石開始閃爍。

    『糟了,碰釘子了。』

    「怎、怎么了?」

    好不容易爬起身的菲爾,很不安地問道。

    『在我們登過的天空塔。被吹到了包含在那一帶的地方。且掉到了一個大窟窿里去了。』

    菲爾和娜奇,還有洛克,他們聽后面面相覷。突然想起的是,現在前往伽利亞的這條大河,是賀布與庫羅-庫爾瓦哈戰斗時形成的這件事。

    「那個,庫羅-庫爾瓦哈沒有蘇醒對吧……?」

    『就差一點就醒過來了。如果拿人來作比喻的話,就像是想起來卻失敗,翻了個身再睡這樣的。』

    「翻身再睡……」

    當即全場便沉默了。把大陸給吹飛的翻身實在難以想象。

    『話說回來。想讓庫羅-庫爾瓦哈覺醒卻失敗的鑒可斯逃跑了。她一定會在近期內采取下一步行動吧。』

    「被魔物奪取身體,艾莉西亞不會有事吧?」

    菲爾現在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被魔物奪取身體的人,除了莎夏以外就沒別的人了。但是她有光劍保護,而艾莉西亞并沒有光劍。

    但是,魔劍說出了意想不到的話。

    『也有守護艾莉西亞的東西在。那是一件名為灰燼之環的寶物。』

    「那是妖精的東西吧?有那種力量么?」

    奈杰爾搖了搖頭。雖然他也看見過艾莉西亞脖子上的那東西,但是他認為那并不是特別強力的東西。

    『只是時間問題罷了。根據我的推測,最快只有半年。』

    菲爾和妮舞倒抽了一口涼氣。

    「鑒可斯把其他魔物吃掉來回復自己的可能性呢?」

    法迪亞冷靜地詢問道。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鑒可斯就不會糾纏艾莉西亞,而是到城內把魔物們抓去吃了吧。沒有去做這種事,也就是說只有時間才能回復。這恐怕也是要半年。』

    「這個意思也就是說,艾莉西亞現在暫時沒事。」

    聽到洛克的話,魔劍護手上的寶石亮了一下。這時法迪亞插嘴道。

    「庫羅-庫爾瓦哈在日食的時候會蘇醒對吧?但是,如你所見日食過去了。下一次那個場所要在發生日食不是要幾百年后了么?鑒可斯會打算在那之前都乖乖待著么?」

    『根據可能性來看,可以認為會引發模擬性的日食。』

    「模擬?」

    對魔劍所說的話洛克不解地搖了搖頭。其他人也都和洛克一樣。魔劍回答道。

    『日食,說起來就是太陽和月亮重合就能成立的現象。希望你們能想起與魔王的戰斗。魔王雖然進行了各種各樣攻擊,但是其中有兩個被賦予了名字對吧。』

    除了奈杰爾外的七人都一樣感到了戰栗。魔劍淡然地繼續說道。

    『是太陽以及銀月這兩個。』

    「就算錯過了這次日食。魔王也想到了靠自己的力量讓庫羅-庫爾瓦哈覺醒的手段么?」

    洛克發出了低吟。法迪亞表示了疑問說道。

    「但是,那個大小可以么?」

    『如果花費時間積攢力量的話,是有可能生出能夠讓庫羅-庫爾瓦哈發生錯覺的巨大太陽和銀月的。一旦有事時這便是最后的王牌吧。』

    「因為那是鑒可斯所作的,所以你認為要花多少時間呢?」

    『依舊大約是半年左右。』

    魔劍簡短地回答道。

    『得到魔王魔鋼的鑒可斯,毫無疑問會成為魔王之上的魔物。盡管如此也要花費半年。艾莉西亞的肉體發生崩壞也是半年。會在那之前創造出來的吧。當然,我也可能也準備了意想不到的方法。』

    「總而言之,這半年間只要想個辦法救出艾莉西亞就行了吧。」

    洛克盡量積極地說道。菲爾和娜奇用一副驚訝的表情看著這個年輕人。魔劍回答道。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千之魔劍與盾之少女”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ktmef.club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城市猎人APP下载
中国对巴西世界杯比分 甘肃快3连线走势图 1分赛车冠军计算技巧 wnba比分文字直播 吉林11选5开奖 一定牛 哪个网络游戏好赚钱 26选5好彩3开奖结果 东北麻将碰叫什么 云南11选5杀号 35选7特别号码 2019年低估值绩优蓝筹股 武汉麻将反金什么意思 快乐赛车投注网 cba即时比分直播文字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 卡五星麻将怎么记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