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轉生為豬公爵的我,這次要向你告白(轉生豬公爵,這次想說喜歡你) 第七卷 第一章 我是人氣王?

    「怎么陰著個臉,德寧格」

    我和老師的關系解釋起來有些復雜。

    老師這種角色基本上就是引導主人公的存在,可我比老師要強,所以算是對等的關系。但他無疑和動畫中一樣值得信賴,因此我比任何人都要期待洛克莫克老師的歸來。

    不如說,回來太晚想要發火了。

    「洛克莫克老師,啥時候從王都回來的?」

    「剛到,準備在學園四處溜達結果就看到你哭喪著臉。話說德寧格你啊,這已經不是瘦的次元了,反而挺嚇人的」

    「……托您的福,我一直惴惴不安」

    「不安,你難道還是老樣子?」

    「這不廢話嘛,我可是被三劍客之一襲擊的當事人耶,未等結果就被丟在學園……心里能踏實就怪了」

    「唉……你還在怪我沒帶你去王都啊」

    洛克莫克老師嘴上說的倒是輕松,那可是顛覆我迄今為止努力的大事哩。

    現在想來,我應該堅持前往王都才對。

    這下好,啥情報都沒有憋著一股氣呢,只得靠健身發泄了。

    「學園這邊不用擔心,大家早就拋之腦后了」

    「看起來確實如此,落在森林的隕石,新時代的揭幕……真是幸福吶」

    「是老師你們這樣宣布的吧」

    有隕石落在森林全屬捏造。

    我和暗之大精靈趕跑魔女之后,學園的老師們很快趕到,對眼前的慘狀目瞪口呆。因為實在不可能蒙混過關,我將一切和盤托出,暗之大精靈也亮出自己的身份,當時可把那些老師嚇一大跳呢。

    畢竟暗之大精靈絲毫沒有隱瞞身份的意思,在旁人看來一目了然,是極其危險的存在。因此,我認為比起讓大精靈還不如我親自解釋比較穩妥。

    「洛克莫克老師,一個月杳無音訊未免過分了吧?我可是因為不安和壓力變成這樣的身材耶」

    「非要說的話,你還需要謝謝我吧。自古以來魔法使有著過分依賴魔法而疏于鍛煉身體的傾向,徹底鍛煉一下也好」

    「……然后,回來的就只有洛克莫克老師一個人嗎?」

    「老爺子似乎留在王都有事,只有我一個」

    「……一個」

    「話說德寧格,勿要多問了,這件事你不要插手」

    「可我好歹也是當事人吧,老師?」

    「我是在好心提醒你」

    「……暗之大精靈還在王都么」

    洛克莫克老師對此閉口不言,我也無意過問。

    我知道他將我留在學園是為了讓我遠離危險。

    而且聽這口氣,一個不小心就會深陷泥潭。

    「唉~,麻煩死了,早知道不跟你打招呼了?」

    「那把我帶去王都不就好了」

    「老爺子說過吧,暗之大精靈明顯對你感興趣。你不可能不曉得,暗之大精靈會將有才能的魔法使帶回帝國,迄今不知有多少達瑞斯的魔法使醉心于暗之大精靈,前往了北方」

    我自然知道。

    暗之大精靈是收藏家,她的私室擺滿了世間罕有的道具和收藏品。

    收藏品還包含了人類,看中的魔法使都是超一流的。說來,莫洛佐夫校長年輕時曾在帝國接受過她的指導。

    動畫中,還執著于修耶和光之守護劍。

    「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吧,帝國的最大戰力可是洗腦了王室騎士耶」

    「呀,收聲,都說禁止過問啦。還有,過去的事就別提了。沒有知會一聲是我的錯,就怕隔墻有耳啊」

    老師連忙環視四周。

    「你看看周圍,所有人都享受著和平。德寧格,我之所以回來,就是事態得以控制住,你無需再擔心了。至少魔女沒有再興風作浪,就是有也做好了萬全準備,她沒有機會下手的」

    就算你說不用擔心,對方可是三劍客,野心勃勃的要掀起戰火。

    為何老師可以如此鎮定呢,就因為有暗之大精靈全面協助?

    多斯托爾帝國的大權確實掌握在暗之大精靈手里,只要她有意停戰,帝國便按兵不動,區區一個魔女不足為懼?

    「想太多也沒用,王都那些家伙會想辦法的。而且,這也是為了你好」

    「為我好?」

    「德寧格,你也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吧」

    輕輕說了聲‘再見’,目送洛克莫克老師寬闊的背影,我怔怔出神。

    ●

    「……」

    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

    真是意味深長的話語,不過我想到了一點。

    那就是——夏洛特的真實身份。

    「不會吧」

    那一天,那個夜晚。

    夏洛特的身份被夕霧老師發現了。

    決定性因素就是,風之大精靈朝著暗之大精靈喵喵發吠。

    「瞧,是洛克莫克老師耶!」

    「不是和夕霧老師一起回王都了嗎!去打聲招呼吧!」

    兩人交談之后,發現想再多也沒用。

    隨波逐流有時候也很重要,也有利于使夏洛特放心。

    而且夕霧老師答應過不會害我們。

    雖然不曉得她值不值得信任,但我們對她有救命之恩,她到底是怎樣向陛下報告的呢。

    「……總之,做好最壞的打算就是了」

    這種時候——就得做那個了。

    「噗……噗呼呼呼呼」

    這可不是在吠叫哦?只是在全力舉重罷了。

    這都是為了不再重蹈之前被追殺得滿地跑的覆轍,鍛煉好體力。

    「噗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健身好啊,不會背叛我。

    沒有問題,暗之大精靈站在這邊,王都還有以守護騎士多爾夫路易為首的猛人。加上光之大精靈,帝國的魔女應當不值一提。

    「呼呼呼……呼,呼噗嘻?」

    「——我說,艾莉西亞!我的欠款咋又多了,這絕對有貓膩吧!是要怎么計算才會如此暴漲哩!」

    在我憂心世界時,聽到某人悠哉的聲音。

    邊舉起杠鈴邊瞥向隔壁的二人組。

    哦,舉著杠鈴站著也是不錯的運動。

    「修耶!你難道給忘了?因為奉陪你那胡來的旅行,花了我多少儲蓄!這部分花銷當然也包括在內啦!」

    「那是雙方都同意的吧!你出發前不也興致勃勃的!」

    「哪有!我只是擔心你才跟著的!」

    「可這金額也太坑了吧!」

    好好好,我知道你們關系好行了吧。

    從沙奇斯塔國王的軟禁逃脫,艾莉西亞也是厲害。

    再度背井離鄉,得以享受學院生活。

    「我不管我不管,去占卜也好,總之你要給我還錢!修耶,你怎么不用水晶球賺錢了,繼續重操舊業啦!」

    「那個水晶是被詛咒的魔法道具!因為聽到不許扔掉的聲音所以保留著,但我不會再用它占卜了!」

    修耶貌似不再自言自語,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我其實也希望他能扔掉水晶球,看來是奢望了。

    要真這樣做了,天曉得沉睡在水晶球里的火之大精靈會不會不擇手段現身。

    「那挺好,修耶!總之,月底前至少要還我一成!」

    「絕對不可能!」

    被夏洛特回避的我,簡直羨慕得不要不要的。

    話說,這倆人今后會怎樣呢。

    動畫里,他們在與帝國的戰爭中加深了關系。如果就這樣保持著和平,會不會成不了戀人。

    ……。

    舉起杠鈴的手頓時無力。

    冰冷的狗糧無情地撲打著我的臉龐……我干嘛要去關心他們的將來啊,眼下一堆事就夠我受的了!

    「修耶!不能一次償清,慢慢還也行!說好了哦!啊,對了,還是寫個保證書吧,口頭約定不放心!」

    不放心么。

    被夕霧老師知曉真實身份,夏洛特的擔心不亞于我吧。

    畢竟,一旦身份暴露,很可能被推上復興休杰克王室的立場。但是,夏洛特并不寄望于此。

    「——是喔!」

    我明白了。

    我光顧著健身,丟下夏洛特一個人。

    我可以通過健身緩解壓力,夏洛特可沒有。

    「不能干等著噗嘻」

    夏洛特現在也充滿著不安,為什么我沒能體諒到她的心情呢!

    啊啊啊啊我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不正是為了陪伴在她左右我才成為黑化豬公爵的嗎!

    對不起,夏洛特,我這就來!

    還記得早上的事嗎。

    明顯對上目光,夏洛特卻避開我。

    那么,親自去確認吧。

    之前還只是將信將疑,我現在可是進化之后閃閃發光的白豬公爵。

    于是,我一路走向夏洛特所住的女生宿舍。

    「是德,德寧格少爺。看吶,那站姿……公爵家總是給人閃閃發光的印象……德寧格少爺卻獨樹一幟……」

    「誰說他是現實版豬頭人了……一定是夢話吧」

    「好健碩喔,雖然有點壯過頭了……不過真有德寧格少爺的風格呢」

    擁有行動力的豬,這就是目前的我。不是洗白豬公爵,而是勇往直前的豬公爵。

    話說,到了女生宿舍有點尷尬哩。

    要不請人把夏洛特叫出來吧?

    本打算跟看起來閑著無事的女孩子搭話,反而被逆向搭話了。

    「那個……要不要幫您把小夏洛特叫出來呢?」

    「噗嘻!」

    在這干等著也無濟于事,我重重點頭。

    「——啊,斯羅少爺,別這樣啦,我很困擾的!」

    于是,夏洛特很快出來。

    「我來有問題嗎?」

    「倒也不是……好啦,請過來這邊!」

    就這樣被急忙忙拉走。

    大家興致勃勃地看著我與夏洛特,這種小場面可嚇不倒我,我已經變成勇往直前的豬公爵啦。

    「夏洛特,你最近是不是在回避我?早上也是,徹底的無視」

    「這個……該怎么說好呢,就是那個……并非在無視您……還有請不要再做出剛才那樣的行為!斯羅少爺在的話,會嚇到其他人的!」

    「啥?把人當怪物看待……以前是被叫做行走的豬頭人,但最近好很多了吧」

    「不,不是那個意思啦!我是說這里不是像斯羅少爺這般高貴的人該來的地方……」

    「……的確,貴族子弟不怎么來這里」

    「太特立獨行了!斯羅少爺應當對自身的評價有所自覺!」

    「呃,我又咋啦」

    記憶中,沒有欺負誰的印象,也沒有干掉偷偷溜進學園的壞人。僅僅是作為普通人,德寧格三好先生。

    「不,不會吧……斯羅少爺,都那樣做了,還,還沒有自覺嗎……」

    「完全沒印象,我最近蠻正常的吧」

    夏洛特頗感頭疼,但我真的沒有印象。

    「那我直說了……斯羅少爺您是準備邊健身邊發出古怪的叫聲到什么時候!」

    「呃?這咋又和減肥扯上關系了」

    「假日每天從早到晚在同一個地方健身健身健身,您知道您鍛煉的地方在校舍里是怎么稱呼的嗎?一旦踏足就會被揍個半死,傭兵斯羅·德寧格的屠宰場!」

    「這,這是誤會啦夏洛特。我只是對企圖盜走我工具的家伙略施懲罰而已——」

    記得抓到過好幾次。

    我用魔法制作的器具,賣給熱愛健身的人似乎能賣個好價錢,于是有不良居心的家伙企圖偷盜,結果中了我設置的陷阱。

    「所以說做過火啦,斯羅少爺就是太偏激了!宣布要減肥做了不少努力,其實真的沒這個必要嘛!」

    「是噗嘻?」

    「才不是噗嘻,請正經一點!還有最近斯羅少爺變得挑食了,只吃有營養的東西!」

    「那是,我算吸取教訓了」

    哪怕再怎么貪嘴,我也不想變胖了!

    不只是減肥和健身,我還學會嚴格自我管理,不容許絲毫任性。

    這等決意充斥著我的健身房,所以學園那些人才會害怕吧。

    「還有一件事!」

    「還有?」

    「斯羅少爺成了肌肉主義者,事實上也變得強壯!所以,那個……最近……完全變得自立……」

    「——所以?」

    「——我,我是不是不被您需要了呢!」

    不需要~,現在的斯羅少爺不需要侍從~。

    留下這樣的回音,夏洛特跑回女生宿舍。

    ●

    「夏洛特,心亂了呢……」

    回到健身房,我獨自思索。

    邊舉起比之前大一圈的杠鈴,邊思考。

    我變得自立了?

    確實,最近為了讓她看到我優秀的一面,努力過頭了。就連艾莉西亞都說我像樣不少了,能得到她如此評價可不容易。

    「夏洛特是擔心我自立之后沒有存在的意義么,其實完全沒這個擔心的必要嘛……」

    為了減肥開始自炊,健身期間還吃自作的雞胸肉料理,積極攝取有營養的食物。

    我的健身房被大家稱作屠宰場先且不說,最近確實沒怎么需要夏洛特照顧呢。

    「不過,這都是……」

    之前,跟夏洛特說過,瘦下來有話跟她說,作出類似告白的發言。

    那時,夏洛特看起來也非常感動。

    自魔女事件以來,那個約定不了了之,但我并沒忘記。

    「如此想來,或許我與夏洛特的距離正漸行漸遠」

    正如夏洛特所說,我正離她的手越來越遠。

    「洛克莫克老師!請告訴我誰是夕霧老師心目中最好的!」

    魔法演習課由于洛克莫克老師的復歸,平時翹課的家伙都有正常出席。其中一名學生問道‘夕霧老師是不是真的來挑選未來的王室騎士’,洛克莫克老師則做出‘為何你們會知道啊’這種老實巴交的反應,所有人都興奮地圍著他問東問西,好奇誰是那個幸運兒。

    反觀我,誰被看好都不感興趣。

    「……獨立嗎」

    夏洛特的話相當沉重,除此之外,既然得到了上課的許可,我也不打算占用她的時間。

    我并不希望以侍從的枷鎖逼迫她,做她自己喜歡的事就好,想學就去學吧。

    「怎么啦學長,唉聲嘆氣的,雖然一向如此就是了。話說干嘛老是偷瞄我這邊啦……」

    「救,救世主出現啦」

    「學長,剛是不是叫我救世主來著?」

    「緹娜,啊,不是,……我自言自語」

    出現了,她出現了。

    每當我碰壁之時,總會適時現身為我指明方向的平民女孩。

    不,是女神,救世主。在這位充滿活力的一年級生面前,我不由得低頭。

    與其說是朋友,稱之為人生的前輩也不為過。

    校長他們前往王都時,為心煩氣躁的我指明了道路。告訴我多動動身體,盡全力健身的便是她。

    「話說,學長結實了許多呢,靠近了看險些沒認出來。然后找我有事嗎?」

    「緹娜,你覺得我自立嗎?」

    「自,自立?又,又是如此跳躍呢」

    緹娜是我朋友圈中,最為熟悉學園生活的一個。

    那一天,有隕石降落的那個與魔女戰斗的夜晚,這個女孩可是在祭典中賺到了一年份的學費哩。

    在她看來,我是怎樣一個人呢,是不是仗著公爵家的身份游手好閑呢。

    「最近的學長……應該算自立了吧?看起來就算丟到無人島也能自力更生」

    「是,是嘛?」

    「嗯!話說,感覺不只是獨立」

    出乎意料的高評價。

    「最近看起來非常耀眼哩」

    「耀,耀眼?這就夸張了吧」

    我可是離耀眼最遙遠的人吧。

    變得健康倒是真的,只不過一直散發著郁悶的情緒。

    「我說學長……說實話變化太大了喔?我的確說過運動有助于緩解壓力,但你也太專注了!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發出的怪叫,學園的人都在議論這次變成獨眼巨人了呢?」

    「獨眼巨人啊,我自認為沒練到渾身肌肉疙瘩吧……而且,這和耀眼大相徑庭吧?漸漸沒有人和我講話了耶……」

    「唉~,之前就覺得了,學長對自己也太沒有信心了吧?沒有人找學長搭話只是片面的看法罷了,你覺得有人能一個月就從小胖子鍛煉成獨眼巨人的嗎!」

    「這里就有一個……」

    「學長現在欠缺的是睥睨天下的自信!對了,這節課下課之后,去邀請某個女孩子喝茶吧!……我瞧瞧,那個女孩怎么樣?」

    「呃?」

    緹娜指著華麗女生集團中心的女孩子。

    紅色雙馬尾,身形嬌小,銀鈴般的嗓音,遠遠就能吸引他人。和我同樣是第二學年的伯爵家千金,處于學園有名團體的中心。雖無交流,但我認識她。

    在動畫里,圍繞修耶學園生活的初期經常登場的女孩子。

    名叫小洛琳,有著田舍出身口癖的可愛少女。經常被男生告白,但她只會傾心于比自己優秀的男子,是個鐵壁般的女孩。

    坦白說,待人愛憎分明直來直去,我不擅長應付這種類型。

    「邀請她去喝茶?這,這鐵定不成啦!」

    「相信我,絕對可以的!話說你認識她?」

    「嗯……但她不行,迄今為止她傷了多少男兒淚了」

    「那不是正好嘛!那個女孩看上學長的話,學園的看法也會改變的!與其舉重健身,不是還有該做的事嗎!」

    「可是!」

    「世界走向和平,學長也沒必要變得再強,這回鍛煉一下社交能力!展現出你帥氣的一面吧!」

    ●

    反駁被緹娜一一卸下。

    說是邀請后不知咋辦,緹娜便幫忙預約了學園貴族專用的店。說是不知道如何交談,結果被喝道,‘你是為了什么才健身的啊,學長只需保持堂堂正正就行了’!

    從未交談過的女孩子,而且是很挑男人的小洛琳,腦子直接當機,結果稀里糊涂地照著救世主的吩咐做了。

    「——我其實很欣賞德寧格少爺努力的身姿!」

    「是,是嘛!很榮幸」

    「那個,德寧格少爺,這個也不錯!?要不要嘗嘗?」

    不過,這到底咋回事,我在和誰說話哩。

    小洛琳是趨炎附勢的動畫角色,向優秀的人搖尾巴,對無謂的人則冷若冰霜。

    修耶在動畫里成了英雄之后,企圖獻媚結果不被當回事,是這樣的一個角色。說難聽點,嚴格奉承學園的等級制度。

    因此,緹娜所選擇的對象,算是眼下學園里最合適的了。她其實知道小洛琳不會拒絕的吧。

    「抱歉,我發過誓除了午飯不吃甜點」

    「令人欽佩!聽說德寧格少爺嚴于律己看來是真的呢……德寧格少爺!我可以摸一下您的手嗎!?」

    「呃?我的手?又不會少塊肉,可以……」

    「那就失禮了……哇~!那般肉呼呼的手臂竟變得如此健碩,真不敢相信……。究竟是施了什么樣的魔法呢?」

    小洛琳陶醉的撫摸著我的手,莫非是變態?

    只是,小洛琳如此甜美的聲音,我在動畫里完全沒聽到過。那個只會欺負門第低下的修耶的角色,究竟哪里去了!

    「洛琳小姐,你靠太近了!」

    「請叫我小洛琳啦,朋友們都是這樣稱呼我的!」

    「好,好的!太近了!啊——!」

    至今為止,緹娜的建議一一應驗。

    所以我懷著滿心的緊張,‘接下來有沒有時間’這樣邀請了她。

    結果,掉坑里了。

    「真的太近了啦!」

    「一點都不會呀,朋友之間這樣很正常吧!」

    沒想到小洛琳會向我如此獻媚,這正說明我在學園的風評良好。

    ●

    「……」

    是夜,我大感頭疼。

    完全被緹娜說中了,和小洛琳開心玩了個痛快。

    之后,向緹娜匯報了結果。她似乎也沒料到能取得這般豐渥的戰果。

    「那個女孩如此頻繁的身體接觸,修耶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哩……」

    一開始,小洛琳打算無視我來著。但在集團中一人指出我是德寧格少爺的瞬間,怔住了。

    接著我按照緹娜說的邀請她喝茶,結果滿臉的難以置信。

    好幾次確認是不是真的,當我表示肯定之后,小聲的……回答‘好’并點頭。

    「不過,小洛琳一開始超緊張的嘞」

    敢和艾莉西亞吵架的她,在我面前卻呆若木雞。

    剛開始完全不敢和我對上目光,光是我在說,所以認為和我說話很無趣,打算就此結束的,結果被瘋狂道歉,之后似乎恢復了平時的狀態,最后還定下參加茶會的約定。

    『那么,學長現在對自身的立場有所自覺了嗎?』

    這是在茶會結束之后,向緹娜報告時她所說的話。

    似乎是我一臉蒙圈,緹娜就讓我回到房間立馬照照鏡子,好好看清楚。

    悉悉索索地起身,來到穿衣鏡前。

    「……這傭兵誰啊……呃,我?」

    精悍臉龐的獨眼巨人。

    這一個月來,反省和魔女戰斗時體力不支,專心鍛煉自己的身體。在健身房時一直抱著上戰場的心態,嚴格要求自己,結果得到了這般健壯的身材。

    「真的假的……難怪夏洛特會生氣說做過火了……」

    于是,我整個晚上都在反思。

    肥胖一直是我的心頭病,總想著不能拖著走樣的身材向夏洛特告白,所以想要盡快努力瘦下來。

    我在變成黑化豬公爵時也是這樣,一上頭便不撞南墻不回頭。

    但是,這明顯——過火了。

    「喂,德寧格,遇到什么好事啦~?笑嘻嘻的」

    久違的洛克莫克老師的魔法學授課。

    我對老師不依靠教科書而是跟著感覺走的教學方式給予很高的評價,但是今天完全沒聽進去。

    原因就是,沉浸在昨天茶會出奇的快樂時光當中。

    「喂,德寧格,干嘛嬉皮笑臉的」

    「才,才沒有嬉皮笑臉。老師,你可不能冤枉人吶」

    誰滿臉笑嘻嘻的了?

    我可是硬派男,只是與女孩子去了一下茶飲店,才不會嬉皮笑臉的。

    憤懣地瞪了一眼多嘴的老師。

    「我聽說了哦,德寧格,你對洛琳小姐出手了吧」

    「喂……」

    下意識站起來。

    什么出手……昨天就只是說說話而已,這種說法有誤。

    而且是在課上講出來,大家都聽到了啦。瞧,都開始交頭接耳了。

    老師,你笑什么笑啊……這人性格也太腹黑了……。

    可是這時候鬧起來有損公爵家的顏面,我選擇明智的無視老師,回到座位上。

    「而且還定下約定吧?德寧格,你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喂!老師!那只是玩笑話而已……」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情報嚴重泄露啊。

    這貨究竟了解到何種程度,再揭我老底就危險了。

    魔法,用魔法嗎?用魔法堵住他的嘴比較好吧?

    「真羨慕你呢德寧格,可以任意選擇」

    「而且是小洛琳,競爭對手是德寧格完全沒戲啊」

    眾人議論紛紛。

    洛克莫克老師起的頭,給了大家大義的名分。

    笑嘻嘻看著我的老師宛若惡魔。

    我之前確實沒有緋聞……但這不一樣!

    只是照緹娜說的去邀請而已,并非對她有好感。再者我在這個世界還是第一次和她說話,當然身體接觸也讓我小鹿亂撞。

    「哦,是嘛,原來是玩笑啊」

    「沒錯,就是玩笑!」

    「——他這么說哦,德寧格的侍從」

    「呃……夏,夏洛特!」

    「斯羅少爺……雖然還在上課,我有話跟您說,請出來一下」

    從走廊邁進教室的侍從小姐。

    這跟展覽品沒啥倆樣,羞死個人了都。

    她以能留下抓痕的力道,將我拉出教室。

    「不是的,你聽我解釋,我對小洛琳絕不是如此輕浮的——」

    「斯羅少爺,已經和傳言中的人好到用‘小’稱呼了呢。我好驚訝,斯羅少爺下手竟如此之快——」

    「都說我沒出手啦!」

    她以能留下抓痕的力道,抓著我的手不放。

    糟糕,這下子藥丸。

    雖然一頭霧水,但夏洛特看起來很生氣,而且是翹課放著空教室桌上的教科書不管的程度。

    「夏洛特,你誤會了,那只是玩笑話!對方也不是認真的!總之先冷靜聽我跟你解釋!」

    「哦~,玩笑,也,也,也,也能在茶飲店交談數小時啊!連我都沒有跟您一起去過呢!鼻子伸長羞羞答答,很多人都可以證明您一臉色瞇瞇的!」

    「喂,誒!?沒沒沒,完全沒有!是誤會!」

    「還定下約定!根本就是證據確鑿,偷著樂的吧!而且洛琳小姐到處吹噓被您搭話,大家都在談論,克魯蘇魔法學園最佳情侶誕生了呢!」

    「呃,是這樣么?……不,說是情侶還太早啦夏洛特!」

    「啊!情侶這點倒是不否認呢斯羅少爺!」

    「冷靜點,走廊能看到這里,有失公爵家顏面!」

    「那是斯羅少爺!」

    夏洛特很少不分場合地當眾斥責我,是位非常為我著想的侍從。

    但沒想到她竟然被逼到這種境地,看來事態相當嚴峻。

    「話說流言怎會這么快就傳開來啊,那還是昨天的事吧!」

    「您摸著胸口好好想想,最近女孩子們都是怎樣看待您的!這段時間有照過鏡子嗎!?」

    「昨天久違的照了一下,因為鏡子是會映照出我那丑陋身影的邪惡東西……啊,不是,夏洛特,請收起你的拳頭!我啊只是對現在的自己——」

    「斯羅少爺」

    無比冷淡的低吟。

    夏洛特,臉上沒在笑哦,被抓著的手腕真心疼。

    「如果斯羅少爺是認真的我也不會說三道四,但是……」

    「……但是?」

    「——請絕對不要做出有損公爵家顏面的行為?」

    「我,我曉得了」

    我這人不怎么在意公爵家的顏面,畢竟有著多年的黑化豬公爵經歷。

    「真的明白了?」

    「比珍珠還真」

    但是,夏洛特不一樣。

    她在我變成豬頭人時,一直為維護公爵家名譽而努力。

    對她來說,應該是不允許最近恢復正常的我又變成花花公子吧。話說,我怎么還能冷靜地分析嘞,還不如想想辦法怎么挽回夏洛特對我唰唰直掉的評價。最近總是故意回避著我,想到這簡直心都要碎了。

    或許再無法挽回夏洛特對我的信任了。

    可恨吶,緹娜軍師大人。不對,是怪我給小洛琳的印象太好了吧?

    正當我拼命想著該如何向夏洛特解釋的時候,走廊有人在大聲喊著什么。

    「喂——王都出大事了!」

    ●

    謠言多是添油加醋,身為當事人,我最清楚不過了。

    不可信,不可信。所以學園大部分傳言我都至若耳旁風。

    但是,剛才的奈何不信不行,有幾處情報不可以錯過。

    「喂,聽到沒?王都發生大事件了……」

    「小聲點……我也聽說了,有兇惡的人鬧事對吧。甚至驚動王室騎士前往鎮壓,好幾人受了重傷呢,聽說卡麗娜公主也未能幸免……」

    就連在空教室吵鬧的我和夏洛特也不禁安靜下來。

    我估摸著,十之八九是魔女干的好事。

    夏洛特似乎和我想到一塊了,鐵青著臉。有王室騎士保護卡麗娜公主尚且不能幸免,說明騎士們被打散了。擁有強大的實力,還敢對達瑞斯王室出手的,據我所知屈指可數。

    「斯羅少爺,剛才的莫非是……」

    「傳言就是傳言,不可當真」

    如是斷言。

    實際上,我們在這里擔心再多也沒用。謠言中出事的王都離這里非常遙遠,我們在學園也是鞭長莫及。

    「王都守衛森嚴,王族居住的王宮還有光之大精靈在」

    盡管這樣說,我也難免不踏實。

    那個夜晚,我們在那個地方直面魔女的惡意,她顯然做好了覺悟。

    而且,我非常清楚多斯托爾帝國三劍客的實力。

    動畫里,她的同僚單槍匹馬就擊潰了迷宮都市。

    自由聯邦的迷宮都市和騎士國家達瑞斯的首都,戰力遠比這邊充足。對付三劍客之一,這邊有以守護騎士為首的王室騎士團,無數的士兵和守護他們的光之大精靈。

    不僅如此,就連暗之大精靈都站在我們這邊。

    「可是……」

    「放心吧,魔女的上司暗之大精靈也在。大樹底下好乘涼,看她和風之大精靈的關系就知道吧,那是擁有著莫大力量的存在」

    「是,是呢……我們瞎操心也無濟于事……」

    只是,這個傳言未免過于具體且逼真了,險些信以為真。

    無論王都發生何事,王族負傷是王室騎士團的責任,那位馬爾蒂尼樞機卿不可能犯下讓王室騎士相關情報流出的錯誤。

    好想知道那邊究竟發生了什么,但王都的情況不是那么容易探查的。

    「不,等會兒……」

    有一個人,他絕對知道。

    一如既往的樂天,最近回到學園的那個人。

    「——老師,我有話跟你說!」

    洛克莫克·漢蘭德。

    與學園長和暗之大精靈一同前往王都,最近才回來的動畫重要人物。

    「德寧格,你咋進來的!最近總有學生往我這跑,明明好好上鎖了啊!」

    這次我是認真的,絕對要向洛克莫克老師問出真相,所以來到他的房間。

    屋里還是那么臟,老師靠在沙發上看著信件。我進來的同時便燒掉了,這舉動很可疑呢。

    「開鎖就跟喝白開水一樣簡單」

    「一股子盜賊發言……然后,你有啥事」

    「明知故問」

    「……你要是覺得我曉得情況,那就大錯特錯了」

    「老師去過王都,至少比我清楚吧」

    「我確實跟他們一起去了王都,這沒錯。但是,我的任務是將他們安全送到王都,還有就是看住我那個被魔女耍得團團轉的同僚別亂來。實際上,我剛到王都就被老爺子叫回來了」

    「可老師是最近才回到學園——」

    「哦,這個啊……之所以回來得這么晚——那是因為我半路去浪了」

    「……啥?」

    「你想啊,德寧格,和那位暗之大精靈一起前往王都耶?片刻都沒得休息,你可知我積攢了多少壓力?」

    被趕出房間,沿著來的路走著。

    我想確認的不只是王都的傳言,還有洛克莫克老師之前提到的不為人知的秘密。

    「……老師并不知道嗎?」

    洛克莫克老師對我的態度一成未變。

    假如知曉夏洛特的真實身份,不可能還沒有變化。

    不過他是位替學生著想的老師,人品蠻不錯的。也有可能是顧及我,刻意裝作不知道。所以,我本打算觀察一下態度有沒有微妙的變化。

    「又或者老師沒有收到請報,畢竟他是前任王室騎士……」

    想不出答案,也不可能有。

    早知如此,我還不如也跟著去王都。

    直接見到女王陛下她們,就不必如此煩惱了。

    「喂——聽說沒,女王陛下要來學園哩?」

    不好不好,竟然聽到這種幻聽,看來我著實病得不輕。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轉生為豬公爵的我,這次要向你告白(轉生豬公爵,這次想說喜歡你)”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ktmef.club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城市猎人APP下载
排列3开奖走势图 快速网赚项目 广西快3一定牛精准预测 新11选5一天开多少集 福州麻将技巧 北京赛车pk10网站 nba皇冠即时指数 微信福州麻将圈 规则 期货散户交流群微信群 永利棋牌游戏 大众麻将算法 辽福35选7走势图 海南飞鱼8选3走势图 东北麻将下蛋 历年英超积分榜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