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青澀的傷痛與脆弱 第一卷 ⑤

    「楓,你高中的時候是什么樣子?」

    剛認識幾個月時,秋好問過我這個問題,我想都不想就回答:

    「和現在沒啥兩樣。」

    這不是在說謊,以前的我頂多只是比現在更容易相信別人,但我恨不得能早點忘記那個天真單純又脆弱的自己。

    「你一定從高中時就是這個樣子吧?」

    我這句話聽起來或許多少有些諷刺的意味。

    因為她老是不顧別人目光,一個勁地相信著理想,一廂情愿地把我稱為朋友,我早已認定她這是先天性的毛病,已經沒藥醫了。

    在常去的學生餐廳里,秋好搖搖頭。

    「我不知道你說的『這個樣子』是指什么,不過我高中的時候和現在差很多。」

    「咦?難道你是進了大學才開始失控的?」

    「我哪里失控了?」

    秋好笑著說。

    「高中時代的我什么都不敢說,因為我很怕被人排擠,但我反而經常因為這樣和朋友吵架。」

    「真的假的?」

    「真的啦。」

    我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我還以為她打從出生就不曾擔心自己太受人矚目。我也在想,如果她還保持著從前的個性,我現在就不用如此勞心了。

    「那你是什么時候轉到這個頻道的?」

    「頻道?」

    「我是問你因為什么契機而不再害怕被人排擠啦。」

    秋好一聽就垂下眉梢,彷佛很不好意思。

    「我現在還是怕啊。」

    我愣住了,秋好看到我的反應就說「喔,原來是這樣」。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我還是會怕,還是會擔心受人批評,但我高中的時候只會一直停留在這種想法之中,現在與其說是轉了頻道,還不如說是長大了。」

    當時的我對于長大一詞并沒有多少體會。

    「既然還是會怕,不是應該避免陷入這種場面嗎?」

    我很直接地說出心中的想法。當時的我只會在秋好面前說出真心話。

    秋好想了一下,才搖搖頭說:

    「長大不代表要忽視自己的弱點。我確實有我的弱點,但個性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變的,能接納自己的弱點,才是真的長大了。如果接納了自己的弱點,大可心安理得地停留在原地,但我不是這樣,就算仍然害怕,我還是想一點一點地往前走。」

    當時我只是不耐地想著,什么一點一點地往前走嘛,她又在說些令人尷尬的話了。

    ※

    以前的我什么都不懂。

    五臟六腑痛如刀割,血液輸送異常迅速的不適令我難過得直不起身,但我依然在沖動之下跑出去。

    下樓梯時,我因心急而踏空樓梯、扭到了腳,但我完全不在意,身體上的痛還比不上心中的痛。

    我在停車場騎上腳踏車,但連踏板都踩不好,還一度摔倒,撞翻了好幾輛腳踏車,才勉勉強強地騎了起來。

    顫抖的腿踩著踏板。我用最快的速度拚命地騎。

    我的目的地是秋好的公寓。位置我還記得很清楚。

    為了盡快見到秋好,盡快和她說到話,我全力地踩著腳踏車。

    我想要誠心誠意地向她道歉。

    因為我對她做了過分的事,因為我傷害了她。

    我破風前行,途中還撞到了路人的包包,罵聲從背后傳來。平時的我一定會道歉,但現在除了秋好以外的事我都不在意了。

    不,不對,不是的。

    不只是現在。

    我從來沒有在意過秋好以外的人事物。

    所以我才會做出那種事。

    發現真相之后,我又心痛到幾乎想吐。

    我一路奔馳,終于看到了以前經常來訪的學生公寓。我經過了秋好平時等車的公車站牌,在公寓門口跳下車,匆忙到差點跌倒,然后就把腳踏車丟在原地。

    我在公寓的對講機輸入秋好住處的號碼,按下門鈴。我一點都不緊張,只是覺得幾乎被罪惡感和我們從前的友情壓垮。

    過了良久還是沒有聽到回音,我又按了一次門鈴,一樣沒有反應。我想到她可能不在家,于是跑到公寓后方,找到她房間的陽臺,發現燈是暗的。

    她還沒有回來。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在這里等,但我又沒辦法只是靜靜地待著,所以又立刻回到門口,牽起倒在地上的腳踏車,騎上去。

    接著我又騎向被我們這些大學生視為根據地的校園。手機和其他東西都沒帶出來,所以我無法聯絡任何人,也不知道現在的時間,只能讓反應得比腦袋更快的身體來引領我。

    我再次全力踩起踏板。

    大學很快就到了,除了月光以外幾乎看不見任何光源,所以校園內一片漆黑,但校門是開著的。我直接騎車進入校園。

    在哪里?秋好在哪里?

    就算只是偶然撞見也好,我把所有希望都放在自己的運氣上。

    我一邊騎車一邊左顧右盼,突然聽見前輪發出劇烈的聲響,緊接著我就摔在柏油路上。

    「好痛……」

    我的手肘和膝蓋都擦傷了,腦袋還撞上高出地面一些的人行道。我在疼痛之中慢慢起身,回頭找尋自己的腳踏車,卻看見腳踏車的前面凹了下去,似乎是撞上了擋桿。

    看到腳踏車壞了我并不心疼,失去了能快速移動的交通工具才令我懊惱。

    我現在迫不及待地想見到秋好。

    胸中又是一陣郁悶,胃酸上涌。

    剛才嘴里吃到一些沙子,就和胃酸一并吐出來。

    我想要用跑的,但膝蓋的痛楚讓我跑不動,發現不能跑時簡直令我五內俱焚,像是有一根燒紅的鐵棒在身體里面亂搗。

    她在研究室嗎?還是在摩艾的社辦?或者她根本不在學校?

    我恍惚的腦袋很快就想到,在我行進的方向只有其中一個選項。去研究室吧。

    我盡其所能地快步走向研究室。

    快一點,快一點。

    得趕在秋好離開之前,快一點。

    得趕在來不及挽回之前,快一點。

    快一點。

    ……

    我突然停下腳步。

    毫無理由地停了下來。

    沒有任何人經過,也沒有刮起強風,也不是因為撞傷的腳痛到走不動。

    說不定是因為那樣。

    我突然從夢中醒來了。

    為什么?

    我的右眼看不見,大概是汗水滴進了眼中,而剩下的左眼看到的景色卻比剛才更清晰。

    可能是因為受傷,讓我稍微冷靜了一點。不對,說不定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從夢中醒來了。

    我從秋好還愿意接納我的夢中醒來了。

    我覺得先前的沖動真是莫名其妙。

    見到她又能怎么樣?難道我以為還能改變什么?

    我想為傷害她的事向她道歉,想要由衷表示自己的悔意。

    但是說了又能怎么樣?

    道歉只是為了自己。

    只是希望被原諒,希望重歸舊好,希望對方不要生我的氣。

    對方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或許真的以為自己能得到原諒。

    明明做了那種事,明明做了那么多過分的事。

    我怎么會以為還能挽回?

    自己的呼吸聲、心跳聲聽起來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手肘和膝蓋還在隱隱作痛。

    我心想,回去吧。

    我又漠視秋好的心情了。

    她一定永遠都不想再看到我吧。

    我對她說了那么惡劣的話,否定了她在這四年間的努力,就算我們以前是朋友也沒用。

    她現在一定對我痛恨至極。

    她不可能想要見我。

    有什么理由非得和討厭的人見面?

    有什么理由非得讓自己更討厭對方?

    如果有這種情況。

    如果真的有。

    我用轟隆翻騰的腦袋思考著。

    腦海里浮現了一個想法,但我不確定該不該去做。

    我很煩惱。著實地煩惱了一番之后,停下來的腳再次走向研究大樓。我盯著前方,一步一步走著,為了切實地縮短距離。

    手好痛,腳也好痛,五臟六腑也都在痛,但這并不是原因。

    我花了超乎必要的時間,好不容易才走到那棟大樓前面。

    研究大樓不像其他大樓一下課就變得烏漆抹黑的,而是還亮著幾盞燈,看起來像是零散住著幼蟲的蜂窩。

    我要去的那間研究室也亮著燈。

    我不知道我要找的人在不在里面,就算真的在,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即使如此,我還是非去不可。

    我拉開大門,走進大樓,屋內似乎比外面更冷,我覺得自己的皮膚好像變薄了。

    令我慶幸的是可以搭電梯。我到了四樓,在昏暗的走廊上走著。另一點值得慶幸的是這層樓只有一個房間從位置較高的窗戶透出燈光,所以一定不會弄錯。

    我站在門前,放下猶豫,伸手敲門,里面隨即傳來回應。

    「請進。」

    我想見的人就在門后。

    我推開了門。

    「晚安。」

    「哇!」

    發出驚呼的不是我要找的人,而是站在一旁的女性,她驚訝地盯著我說:「呃,你怎么全身都是傷啊!怎么了?」

    好一陣子沒見到的明亮燈光讓我瞇起了眼睛,我正要回答時,盤著手臂坐在椅子上的另一個人先開口了。

    「找我有事嗎?」

    「……是的。」

    「你傷成這樣不痛嗎?」

    「當然會痛。」

    我正要說出「先別說這些了」,先前那位女性就說著「我去拿醫藥箱過來!」,丟下我們跑了出去,連門都沒有關。

    「不好意思,她還挺多事的。」

    我還在發愣時,他如此說道。我搖搖頭回答「不會啦」,對一臉滿不在乎的他行了禮。

    「好久不見,脅坂。」

    「我不久前才見過你,但我們確實很久沒說話了。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搞得渾身是血?」

    聽到「渾身是血」我才低頭去看自己的手,傷勢比我想像得嚴重,我趁著還沒感到更痛之前趕緊轉開目光。

    「我有事想要問你。」

    「喔?你竟然有事要問我?真是難得。唔……坦白說,你會來找我已經讓我很驚訝了。」

    他沒有被我遍體鱗傷的模樣嚇到,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若無其事地說道。

    「因為我一直覺得你討厭我。」

    聽到這么直接的意見,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回應。

    猶豫了片刻,我才低頭說:

    「對不起。」

    我道歉的理由不是因為討厭他,而是因為我明明討厭他卻還來找他。

    我當然可以隨口敷衍過去,但我覺得自己如果真的那么做,我等一下要說的話也會變成謊言,所以我坦誠地低下了頭。

    「沒關系,我早就知道了。把頭抬起來吧。」

    聽到別人表示討厭自己,脅坂的語氣依然是一派輕松。我依言抬起頭來,他的臉上還是掛著對一切都不在乎的表情。

    「你真是誠實,我從以前就很欣賞你這一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好惡,不過我還是想知道理由。」

    「理由……」

    是什么呢?我暗自尋思。

    該怎么說才能精確地表達我的想法呢?

    我細細地想著,最后我發現沒必要想得這么認真。

    理由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我因秋好的演講深感后悔和羞恥時就已經知道了,我早就心知肚明了。

    但是真的要說出來時,話語卻哽在喉嚨,全身冒汗,內臟又開始痛了。

    脅坂還在等著。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不顧聲音中的嘶啞,把話說了出來。

    「因為秋好……」

    我說了出來。

    「不再只看著我一個人了。」

    這是從心底深處挖出的、如污泥般的真心話。

    沒有任何遮掩。我之所以討厭摩艾、討厭周遭的人,真正的原因或許就是這個。我終于承認了。

    難道真如秋好所說,我對她懷著愛戀的心情嗎?我不這么認為。但我確實把她當成重要的伙伴,唯一重要的人,所以看到她把心思轉移到其他人的身上才會讓我這么不甘心。

    我為此發起的行動深深地傷害了她。

    我必須面對這個事實,我就是為了面對事實才來這里的。

    此話一出,周遭的空氣似乎變得稀薄,令我呼吸困難,心跳也加速到極限。

    面對自己的感情竟然是這么痛苦的事。

    脅坂的嘴角放松了一些。

    「原來如此。或許你會覺得這是老生常談,不過沒有人會只把目光放在一個人的身上,而且她后來還是很關心你的。」

    「……是的。」

    是啊,我知道。其實只要仔細想想就知道了。

    「那你想問我的是秋好的事嗎?」

    「是的。呃,你知道摩艾要解散了嗎?」

    「知道啊。」

    「那是被我害的。」

    我親口承認了自己的過錯,但還是因畏罪而緊張到胃壁收縮。

    脅坂會怎么想呢?他會訝異或生氣嗎?我猜兩者都不是。不出我所料,他只回答了「這樣啊」。光是這樣已經讓我很難過了。

    「你是怎么做的?」

    我該回答脅坂這個理所當然的問題嗎?我心中脆弱的部分仍想要省略對自己不利的敘述。

    但我把全部的事都說出來了。所謂的全部,就是包括我為擊垮摩艾所設下的計謀,以及傷害了秋好的事。

    我沒有堅強到足以壓過自己內心的脆弱,脆弱的地方還是一樣脆弱,我只是不愿讓自己落到更可悲的境地。

    聽我說完之后,脅坂毫不遲疑地說:

    「太差勁了。」

    他一點都沒有跟我客氣。

    「是的。」

    「秋好經常跟我提到你,至少在你離開摩艾之前都是如此。」脅坂凝視著我說。「她有時也會批評你,但那是因為她和你有著堅定的友情,而且她也很信賴你。這件事她也有不對的地方,但你完全背叛了她的信賴。」

    「……你說得沒錯。」

    這次的事,我除了被秋好罵過之外,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當面數落我的過錯。

    「你既然都明白,那你還想問我什么?」

    我不知道脅坂到底是體貼還是漠不關心,但無論是哪一種,我都很感激他對我這么公平。

    他讓我有機會說出我來到這里的理由。

    「摩艾……」

    雖然我本來就討厭脅坂,但是想到有可能被他討厭,我還是需要多花一秒來做深呼吸。

    「有什么是我能幫忙的嗎?」

    我也知道說這種話只是自我滿足,所以說出這件事比說出我討厭脅坂更需要勇氣。明明是我搞垮了摩艾,明明是我傷害了秋好,我被討厭、被痛罵、被鄙視也是應該的,但我還是不得不說出這句話。

    該說如我所料嗎?脅坂的長嘆如一把刀刺傷了我這份決心。

    「你覺得自己能做什么嗎?」

    雖然他沒加上「事到如今」,但我聽起來還是有那種感覺。

    我的雙腳不堪身心雙方面的壓力,幾乎就要逃走,但我還是努力按捺著。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覺得或許我能夠做些什么。」

    「為什么來問我?」

    「……因為你是局外人。」

    這句話聽起來或許很失禮,但脅坂的表情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對摩艾而言,我已經是局外人了,所以我想知道一直以局外人的立場協助摩艾的你有什么想法。」

    不知為何我沒有說出「專程來問你」。

    脅坂盤著雙臂,望著研究室的墻壁。我不自覺地跟著望去,除了墻上的小洞之外沒看到任何特別的東西。

    「我有個簡單的問題。」脅坂說道。「你對摩艾是怎么想的?是為了破壞它呢,還是為了恢復它?」

    「啊……」

    我本來想說「為了秋好」,但是話還沒說出口我就打消念頭了。不對,不是這樣的,說是為了別人,就等于把責任推給別人。

    我努力思考這個問題的意義。我在乎的不是脅坂希望聽到什么答案,而是自己究竟怎么想。

    我試著找尋最真實的表達方式。

    然后我找到了。

    這不是臨時想到的,答案一直都在我的心中。

    「我……」

    我只是一直假裝沒看見,一直不讓別人發現。

    但我不想再逃避了。

    「我想要一直待在那里。」

    沒錯,就是這樣。就只是這樣。

    就這么簡單。

    這么簡單的事,我卻一直無法告訴秋好。

    如果我能對她說出口,或許事情就不會演變成這種局面了。

    不見得非得是分道揚鑣的時候,就算是兩年前、一年前,甚至是一個月前,或許都還來得及。

    如果我能早點鼓起勇氣打電話給秋好,約她出來見面,告訴她我想待在摩艾里面就好了。

    但是我卻說不出口。明明是這么簡單的事,我卻始終跨不出去。

    說出來又不會怎么樣。說出來也不是什么丟臉的事。

    要說丟臉的話,我只顧著鉆牛角尖而沒有勇氣說出真心話,才是更加丟臉的事。

    我一直都不懂。

    我不懂被自己的脆弱吞噬是怎么一回事。

    如今我終于懂了。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已經回不去了。

    我再也無法回到那個地方了。

    「我只想讓摩艾延續下去,只是這樣,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我呼吸紊亂,連話都講不好了。

    心臟仍然一陣陣地抽痛。

    我感受著自己的疼痛,一邊想著秋好一定更加疼痛。

    不合理的傷痛一定更加疼痛。

    脅坂聽完之后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這樣啊。但是,無論你怎么做,你都不可能回到那個地方了。」

    我知道。

    「就算這樣你也無所謂嗎?」

    我深深吸了幾口氣,再用力吐出,艱澀地咽著口水。

    「我覺得很難過。」

    不能再隱藏了。

    我不能再隱藏秋好不再關心我的寂寞和傷害了。

    「但是還有其他人像以前的我一樣希望繼續待在摩艾里面。」

    「我明白了。」

    脅坂更用力地點頭。

    「也就是說,你想要幫助過去的自己,對吧?」

    我仔細品味他這話的意思,然后點頭回答:

    「……是的,應該就是這樣。」

    正是如此。

    我不打算進一步地修飾或補充。

    脅坂歪頭看著我幾秒鐘,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后他揚起嘴角。我今天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笑容。

    「對了,你站在門口別人進不來,可以請你讓一下嗎?」

    我回頭一看,剛才跑出去的女性拿著醫藥箱尷尬地站在后面,我道歉之后讓開了路,她立刻走進來,指著椅子叫我坐下。

    脅坂見狀就笑了出來。

    「不好意思,她很愛多管閑事。」

    說完之后,脅坂就拿起包包準備離開。我不顧那位女性還在幫我的手臂消毒,想要跟著站起來,但是我還沒開口,他就轉頭說道:

    「改天再聯絡吧。」

    在脅坂走出房間的同時,我又被那位女性推回椅子上。

    我不好意思辜負她的善意,只好乖乖地接受治療。此時那位女性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

    「那個人很愛多管閑事。」

    我靜靜地凝視著墻上的小洞。

    真希望春天能延長一點。我一邊穿著長袖襯衫一邊如此想著。我吃了一片吐司和便利商店買來的沙拉當早餐,一點一點地啜飲著咖啡時,就收到了催我趕快出門的郵件。

    『真期待和你見面。』

    這篇正經八百的問候是以這句話作為結尾。我在上次收到信的時候就覺得這種行文技巧很厲害了,客氣之中還帶了點俏皮。

    我喝完咖啡,把杯子稍微沖過之后放在水槽里,然后穿上外套,拿起單調的公事包,迅速完成了平時的打扮。平日做這些程序時,我的心情會比較沉重,但是今天的目的地不一樣,所以心情輕松多了。

    我看看時鐘,預定要搭的電車還有二十分鐘才來,從我家走到車站要十五分鐘,出社會以后只遲到過少少幾次的我還是勤奮地提早出門了。一走出去就碰上剛結束了晨跑的鄰居大姐姐,我們互相點了個頭。這棟公寓的墻壁很厚實,和女友吵架也不會被這位大姐姐聽見,所以我很喜歡。

    走到車站正好花了十五分鐘。我的額頭已經開始冒汗,我瞪著太陽,埋怨地想著現在不是還在春天嗎。

    走進票閘沒多久,電車就來了。離我家最近的車站是起始站,所以一定有位置坐,這也是我喜歡那棟公寓的理由之一。

    從這里搭車一個小時,就能到達今天的目的地。

    我思考著要講的話,一邊想一邊發困,到了轉乘站才急急忙忙地起身沖出去。

    搭了十五分鐘的地下鐵,就到了我以前每天都要去的、離大學最近的車站。今天是周六,所以乘客很少,還有一些時間,所以我在月臺的自動販賣機買了罐咖啡慢慢享用。

    又看著一輛電車離開,我才起身走向大學。和自己逐年遞減的體力商量過后,我決定搭電梯到地面。

    走進校門,我沒看地圖就直接走向今天的目的地──校內最大的學生餐廳。我最喜歡吃炸魚排,但是今天不供應,真是可惜。

    越接近目的地,學生也變得越多,在離餐廳最近的轉角有個女孩向我打招呼,我只是以標準的業務用笑容朝她點頭,隨即在心中默默反省。

    餐廳前方有一個長桌,桌邊坐著三個學生,我走了過去,跟第一個對上視線的女孩說話,她似乎和我一樣緊張。

    「你好,我是田端楓。」

    我從內袋拿出名片盒,取出一張名片,她恭恭謹謹地接過去,對照過公司和人名之后用麥克筆在名單上畫下記號。

    「感謝您今天前來參加。門口有人在分發資料和飲料,請到那邊領取。」

    「好的,謝謝。」

    這次我盡量露出自然的笑容,然后走進餐廳。室內的冷氣溫度適中,吹起來很舒服。我照門外那個女孩的指示領取了茶水和資料,又繼續往里走。我記憶中的餐廳如今搬空了全部的桌子,椅子排成一圈圈的圓形。墻邊有個明顯的位置擺著投影機,我心想主持人應該會站在那邊,立刻就有一位女性朝我跑來。

    「早安。感謝你今天撥空前來。」

    「好久不見了。」

    我因見到熟人而放松下來,此時我的表情大概是今天最自然的吧。

    「一年沒見了,都是因為田端先生一直躲著我。」

    「我沒有躲你啦,只是每次都剛好錯開罷了。對了,董介要我幫他轉達一聲『不能出席很抱歉』。」

    「他又是去找哪個女生了吧?」

    川原小姐露出壞心的表情。她沒有像以前一樣戴耳環,她已經變成一位穿著直紋襯衫的成熟女性。

    「我真的很感謝你能過來。坦白說,我一直覺得你不太喜歡談自己的事,所以我自己還在組織里的時候都沒有邀請過你。這次沒想到你會答應,我真的很意外。」

    「我從你信中那句『真的假的!』就感覺得出來了。這是有原因的,我怕拒絕你又會被你踢。」

    「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了!而且那時我還喝醉了。你還真是小心眼。」

    「我又不像你這么流氓。」

    我們兩人正在嘻嘻地怪笑時,餐廳里響起了「啊啊」的麥克風試音。轉頭一看,一位很高的男生正緊張地握著麥克風。

    『各位,感謝你們今天來參加這場活動。』

    那個客氣的聲音在問候之后,對我們發出了幾項指示。我和川原小姐乖乖地走到指定的座位,坐下來看資料。我發覺這份資料做得非常用心。

    「做得不錯吧?」

    一旁的川原小姐說道。

    「今天請你來當然是為了學生們,不過我更想讓你看看我們這五年的努力成果。」

    我看著靦腆的川原小姐,心想她果然很懂得說話技巧,或許該說是一種才能。

    開場的時間到了,雖然有些參加者還沒到場,但我們還是先跟學生分組。社會人士在第一次分組是依照學生有興趣的業界來分類,所以我和川原小姐各自去了不同的小組,她在臨走之時還恐嚇我說「敢欺負我的學弟妹我就踢你」。

    我被帶到像同樂會一樣排成圓圈的座位,旁邊坐著幾位學生。每個人都精神抖擻地分別向我打招呼說「請多指教」,而我每次都回以不太自然的笑容。

    『第一場討論開始。如果有什么問題,可以去找附近的工作人員。請大家多多指教。』

    即使我被那些閃亮亮的眼睛盯得緊張不已,主持人還是喊了開始。學生們再次一起向我打招呼,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成了老師。

    「大家好,我叫田端楓,今天要勞煩各位指教了。」

    我先從輕松的話題開始。

    「我是第一次參加交流會,所以有點緊張,請大家多多包涵。呃,我是被兩年前擔任過大四代表的川原里沙邀請來的。」

    面對著這群認真聽講的學生,我沒有能力說些有趣的話題,只能平鋪直敘地談起自己的工作。

    我對學生解釋了公司背景、業務內容、主要客戶,以及工作的成就感,總之就是求職活動該提的事。

    口才不好也是沒辦法的,因為我在學生時代從來沒有認真聽講過,此時我不禁后悔以前為什么不多偷學一些技巧。

    如果跟學生時代的我說,將來我會以社會人士的身分來演講,想必連我自己都不會相信吧。

    學生們一直用認真的表情傾聽著,說完工作的事情之后就是發問時間。我暗自擔心會不會有人提出太難的問題,回答了一些關于上班時間和人際關系的問題之后,有個胸前掛著名牌的學生舉起手。我想起資料上的說明,掛著名牌的都是組織成員。

    「能不能請問您在學生時代的有益經驗,或是讓您學習到寶貴知識的事?」

    那位學生如此問我。

    這一定是他們事先準備好的問題吧。「成長」在這個組織的宗旨之中是一大關鍵字,他們當然會問這類問題。

    有益經驗,寶貴知識。我想了一下,雖然想到一些可以分享的事,但又覺得跟他們講這些東西根本沒有幫助,因此打消了念頭。

    但是,我立刻換了個想法。

    就算對他們沒有幫助又怎么樣?

    讓他們知道這種事情沒有幫助也好,這樣他們在面臨相同選擇時,或許就會選擇有幫助的選項吧。

    我又環視了眾人一圈,然后說道:

    「這或許算不上有益的經驗,但確實讓我學到了很寶貴的教訓。」

    我此時的呼吸比平時吸進更多空氣。

    「我要說的是因為傷害了重要的朋友而后悔的事。」

    我感覺到現場的氣氛變得凝重。

    我刻意讓自己的語氣配合現在的氣氛。

    「我在學生時代傷害過一個很重要的朋友,毀壞了那個朋友最重視的東西。」

    有個娃娃臉的學生繃緊了肩膀,大概是大一生吧。

    「我后悔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沒辦法再挽回了。」

    我默默尋思比較好懂的表達方式。

    「我并不討厭那個人,但就是因為很尊敬,所以當我看到那個人做出我認為錯誤的行為,我就自以為是地想要糾正人家。你們之中說不定也有人有過同樣的經驗吧。」

    有一個男生輕輕地點頭。

    「我和那個人的關系再也無法恢復了。」

    已經長大的我說出了真正的心情。

    「我直到現在還很后悔。這話聽起來或許很自以為是,不過我真的覺得能發現自己后悔了是件好事,就是因為傷害過別人的悔意仍深深地刻劃在我心中,才能塑造出了想要對別人誠實的我,才能讓我想要變得誠實。」

    但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我再也不想做這種事了,再也不想傷害對自己很重要的人,在我學生時代的經驗之中,這件事無論對我的工作或日常生活都有很大的影響。我現在仍在一點一滴地努力,希望自己漸漸成長為一個不會傷害重要的人、能夠為別人提供依靠的人。這話說起來還挺不好意思的。」

    我總算說完了。

    說完以后,我才發現一件事。

    或許我來到這里就是為了說出這件事。

    或許在那之后我一直想要說出這件事。

    我偷偷觀察著學生們的表情,然后抬起目光,思索著要不要請他們繼續提問。

    此時,我對上了一道視線。

    我和她四目相交。

    我一直以為站在旁邊的只有組織的成員。

    我一直只是用眼角余光去看站在學生背后觀察狀況的那些人。

    和她對上目光,我頓時停止了呼吸。

    她猶豫地對我點了點頭。

    她望著我,想要開口,但又闔起嘴巴。

    川原小姐明明說過她不會來的。

    穿著套裝的她一直靜靜地望著我。

    「田端先生,你怎么了?」

    跟我坐在一起的組織成員這么一叫,我的時間才又繼續流動。我慌張地道歉,說著:「這樣回答還可以嗎?」

    再次抬頭時,她已經不在了。

    我心想,說不定那只是我的幻覺,只是我因傷痛而萌生出來的天真幻覺。

    第一場討論結束了,我隨便寒暄幾句之后就站起來。我沒有死心,又繼續搜尋她的身影。

    就算她還在,我也不知道該做什么,但我還是努力找尋她。

    在主持人宣布休息片刻的聲音中,我拚命地搜尋著她。

    結果我很快就找到了。

    她的背影獨自走向餐廳門口。

    我不自覺地踏出一步。

    就算是幻覺也無所謂。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覺得自己能做什么。

    但我的腳還是繼續走。

    追過去之后我才開始思考該做什么。

    我跑到餐廳外,四處張望,接著,我看見了她。

    她走在林蔭道上,鞋子踩過地上的落葉。

    那不是幻覺。

    我和那纖瘦的背影之間沒有任何阻礙。

    我們離得不遠,只要走快點就能拍到她的肩膀。

    在認識后的幾個月里一直陪在我旁邊的肩膀就在不遠處。

    我想要開口叫她。

    但是一股莫名的恐懼阻止了我。

    我的任何行動都有可能惹得她不悅。

    我不想要受傷,我害怕受傷。

    但是……

    我好想再見你一次。

    犯錯的自己,脆弱的自己。

    還有和我不一樣的你。

    現在的我已經可以接受這一切了。

    都是因為有你,我才能成為現在的我。

    是你讓我的謊言轉變成真實的。

    我加快腳步,追向她的背影。

    我還是會害怕,畢竟我沒有變,我依然是我。

    或許我會被漠視、會被拒絕。

    不過,被漠視也無所謂,被拒絕也無所謂。

    到時我會好好地接受傷害。

    本故事純屬虛構,和實際人物、組織、團體、名稱皆無關系。

    本故事曾連載于《角川文藝》二○一七年四月號至二○一八年一月號。出版成書時進行過增刪修改。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青澀的傷痛與脆弱”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ktmef.club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城市猎人APP下载
股票委托交易规则 36选7走势图大全 爱玩捕鱼大神归来 八闽福建麻将经典版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一 皇冠体育比分 上证指数股票行情 快乐8奇偶下载 五分快三计划 澳洲幸运5合法吗 东北穷胡麻将技巧 股票开户要收费吗 35选7好运彩开奖结果 心悦吉林麻将官网版 天津十一选五规则 大发排列3解释